第276章 震慑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怎么不记得,那时候我好像就比柳青高一点点的样子!我家老头子也是在那一战之后离家出走的……”提起那段记忆,魔衍脸上闪过了一丝复杂,那时候他都还没有开始修炼,结果他家老头子就那么悄咪咪的跑掉了,把偌大一个万魔宫还有他后宫的那些女人们甩给了自己姐弟两个。

    他姐姐那会儿整天追着一个人类的傻小子满世界跑,独独留下他一个半大孩子面对那万魔宫中的魑魅魍魉,那段记忆,简直不堪回首,也是从那时起,他的记忆之中再也没有了欢笑,留下的只有算计和血腥。

    也正是因此,这些年来,魔衍从来没有试图探寻过那老家伙的下落,无论是生是死,他,都不愿再看到那人!

    “发现可信的问题之后,我曾经找木月白那老头子问过,当年玄阴教地势复杂,易守难攻,即便是当年几大势力联合,也只是围困住了他们,攻破玄阴教的时候,是一个散修为众人带的路……”万俟静初那毫无起伏的叙述,打断了魔衍的思绪。

    魔衍却抬起了头来,“温友仁?”

    万俟静初点了点头,“也是在那之后,温友仁的名号才在大陆之上变得响亮了起来,而后来过了许久,温友仁在一次外出归家之后,发现他的妻子,儿子和儿媳全部惨死在了家中,只留下了,一个被藏匿起来的孙子,从那时起,温友仁急流勇退,带着唯一的孙子,过起了隐居的生活。”

    “冷悠然那小丫头,还真是什么都跟你说啊!”魔衍忽然带着几分惆怅的说道。

    万俟静初挑了挑眉,不由得勾起了唇角,难得的给了魔衍一个笑脸。

    花珏虽然对此有些不解,却也不关心他们三个人之间的纠葛,而是把重点放在了玄阴教上。

    “能让大陆势力围攻的?这玄阴教是作了什么孽啊?”

    “玄阴教本就是邪修门派,手上沾染的污秽和罪孽虽然不少,可那种情况,还是有些古怪。原因我也追问过,可木月白那老头儿却死活不肯说,只是说,三族联手铲除大陆之上的歪门邪道,肃清风气。这种鬼话你们信么?”万俟静初摊了摊手说道。

    如果是几个门派联合围剿或许还说的通,但三族联手的话,就有些难以自圆其说了,这大陆之上的三族,虽然表面上看似一直相安无事,但私底下的摩擦并不少,能让他们联手之事,怕是不简单。

    “你们说的怎么跟现在的情况有些相似啊?”一直躲在房间里面的柳青,此时扒着窗口,插话道。

    三人闻声,齐刷刷的看向了那刚刚好露出窗口的小脑袋。

    柳青被这三双眼眸同时看着,也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呐呐道:“我说错什么了么?”

    三人相视一眼,随即嘴角都挂上了一抹自嘲的笑容,还真是一叶障目啊!

    不过也因此,在笑过之后,三人的面色也变的更为复杂,如果说当年三族围攻玄阴教是因为什么宝物,到不是没有可能,但如果是宝物的话,这么多年来,不可能没有一丝风声透露出来,更何况在那之后三族之间又恢复了往日的样子,并没有因为争夺什么而陷入混乱,那么不是宝物又是什么呢?

    三人之后又说了些话,便各自散去。

    与此同时,可信终于带着佛修们,迈入了无尽山脉的内围丛林之中。

    “可是菩提峰的各位大师?”一只风雁,落在了一众佛修面前,口吐人言道。

    “阿弥陀佛。”悟净上前几步,开口。

    “请诸位随我来,吾王已为诸位准备好了地方,在内围的这段时间,诸位可以暂时在那里扎营。”这风雁很是有礼的说完,便转过身,一摇一摆的走在了前方,为众人带路。

    当可信一行人等随着那风雁走过一片焦黑的山谷之时,可信不由得蹙了蹙眉头,无论他现在的肉身是什么,他的蕊子终究还是个邪修,对雷电留下的气息分外敏感。

    “这是有兽化形了?”可信状似无意的笑问道。

    “正是呢!”风雁点了点头。

    “只是看这片山谷的状况,那雷劫似乎非比寻常,不知道那渡劫的兽可还好?”

    “劳大师挂心了,那是重明鸟渡劫,所以,比之我等雷劫是要强悍不少,那两位前辈已经化形成功了。”

    因着这片山谷,是前往众兽族为修士准备的露营地的必经之路,这风雁早就得了思玄的话,不准它透露太多关于重明鸟渡劫的事情。

    当然,之所以这里会成为必经之路,也是众兽王与力士商量之后的结果,想要以此达到对众修士的震慑,虽然这些修士是奔着重明鸟的族地而来,可以众位兽王的年纪,就是很少离开这无尽山脉,却也懂得,一旦众修士与重明鸟一族发生大面积的冲突,那么其他生存在内围的兽族,也同样会受到波及,毕竟无论是哪一族,都有小辈存在,而无论是对于人类,还是兽类,传承都是最重要的。

    之后的路途上,可信又追问了几句,却再也没有了什么收获,而他的储物戒指里,一枚传讯玉简也在这个时候,不停的抖动了起来。

    可信用神识查看了传讯玉简之中的讯息之后,不由得蹙了蹙眉头,却并不曾回复,直到夜色深沉之时,他才自地上站了起来,扫视了一遍,周围已经入定的佛修,身影悄然间消失而去。

    此时隐在树林间的一只小红鸟,不由得眯了眯眼,感受了一下空间传来的波动,也紧跟着消失在了树梢之上。

    可信并不曾如同那小红鸟所想一般做些什么,而是来到一处水潭边,取了些水,便又回到了营地之中。

    次日,这一消息便传到了力士耳中。

    “先盯着吧!人家又不傻!明知道此次前来是为了那什么宝物,怎么会轻易的露出破绽让你知道。”花珏摊了摊手说道。

    “可我放出去的族人,并没有在无尽山脉之中,再找到天玄教的身影啊!不是你们说的么?这可信与天玄教关系匪浅,找不到那些人,我总觉得不能安心。”力士有些为难的抓了抓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