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慧灵的奸猾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冷悠然蹙着眉快步来到那人身侧。

    人影挡住了天空,那炼器师的眼眸不由得微动,冷悠然见此,才松了一口气。

    “既然没事了,便把那狐狸脖子上的项圈取了吧!”冷悠然冷声开口。

    那直挺挺躺在地上的人,闻言却是一愣,他想过很多这两人抓住自己之后的可能,到是没想到,这些人留着他原来是为了那狐狸,这就有趣了。

    “我放了他,你们会放了我么?”那人开口问道。

    “不会,还有些别的事情要问你,不过我可以保证让你死的痛快一些。”冷悠然眨眨眼说道。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我是炼器师,那狐狸脖子上的项圈本就是我针对妖修炼制的,想要抹去那上面的神识印记,方法特殊,你们可以试一试,看看如果方法不对的话,那狐狸会是个什么下场。哦,还有,强行斩断那项圈的话,项圈会爆开,另外,如果我死了,那狐狸也会陪着我。”

    冷悠然蹙了蹙眉,不由得望向万俟静初,想要确认这人说的是不是事实,见万俟静初同样凝重的点了点头,冷悠然槽牙咬紧,泄愤般的踢了那人一脚。

    那人却是不以为意,躺在地上兀自的发出呵呵呵的笑声,虽然挺疼,但他知道,至少目前他掌握着那狐狸的命,他就还死不了。

    “他交代什么了?”力士从门外走进来,看到冷悠然带着暗劲的那一脚,不由得问道。

    冷悠然则是摇了摇头,坐在一旁的小凳子上,拖着腮发起了呆。

    力士见此,望向万俟静初,求解释。

    万俟静初简单的把那人的话复述了一遍,这让力士也不由得有些愣神,一时间也不知道要从何处下手才好。

    万俟静初是有办法的,不过此事他还是想交给冷悠然来处理,毕竟以后回到宗门之中,如果对上天玄教的话,只怕这样的事情也不会少。

    冷悠然兀自的发了一会儿呆,没有想出办法,便取出了昨天收缴来的那一把储物戒指,一个个戒指打开,把里面的东西纷纷倒在了地上,这些储物戒指之中,杂七杂八的东西不少,灵植灵矿也有,丹药灵符也有,甚至冷悠然打开其中一枚储物戒指的时候,还从里面倒出了十几具直挺挺的尸傀。

    那些尸傀一落地,便散发出了大量的阴气,这让冷悠然和万俟静初手上的佛珠自动打开了屏障,力士则是迅速挥手封锁了那些尸傀周围的一片空间。

    最倒霉的便是那炼器师了,他虽然是天玄教的人,却也只是外围成员,并不知道教内有尸傀这种东西,那些与他们平日里装束相同的尸傀一落地,他便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虽然为了炼器,他所沾染的一些阴私之事也是不少,甚至以人的血肉骨骼元婴等等为材料的事情都不是没有做过,但是炼制这种人傀他是从来不会碰触的,这也是他的授业恩师给他立下的规矩,修士可以入器,是为了成就更好更有灵性的灵器,但是这种以活物为基础的傀儡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碰触的禁忌般的存在,用他师傅的话来说,那已经不属于炼器的范围了。

    虽然力士很快封锁了那些尸傀落地的空间,但一些飘散而出的阴气,还是沾染到了那炼器师的身上,此时他的面色已经慢慢的开始发青,等到这青色转黑,他便也会彻底沦为一只僵尸,没有思想,没有生命,渴求的只有血肉。

    他不得不承认,这一刻,感觉那肆无忌惮开始在自己身体之中漫延开来的阴气,他,怕了!

    “救救我!”阴气入体,他整个人都轻颤了起来,咬牙发声道。

    冷悠然是经历过阴气入体的,此时没有谁比她更清楚,那种被阴气一点点侵蚀的可怕与煎熬,她不由得挑了挑眉,到是没想到,这意外发现的十几句尸傀给她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收获。

    “解了那项圈,我便救你。”冷悠然看着那人说道。

    “……”那炼器师咬了咬牙,本想摇头,因为他很确定为了那妖狐这两人一兽不会让他去死,但是活着,和完好无缺的活着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那些阴气已经开始在他身体之中肆虐开来,如果再不阻止的话,那么一切都完了,他的修为,他的梦想,什么都完了,到时候即便自己还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

    “好!”最终他妥协道。

    万俟静初见此,放出了依旧满身伤痕的狐天守,此时他身上那银白色的皮毛,已经被干涸的血污染成了深褐色,一块块的贴在皮肤上,整只狐狸看起来不但小了一圈儿,更是透着几分可怜的味道。

    冷悠然见道狐天守的样子便走上前,随手取出几张低级的治愈符,撕开,小心的让那点点绿光洒落在狐天守的伤口之上,以此来维持狐天守的伤势不会恶化。

    万俟静初此时有些后悔,早知道他该先给这狐狸施个清洁术的,至少不会让自家小丫头这么心疼这狐狸。

    冷悠然为狐天守撕开了几张治愈符,便望向了那脸色越来越青渐渐已经有发乌趋势的炼器师。

    那炼器师牙关紧咬,“把定身术帮我解了,这样我捏不了手决的。”

    万俟静初挥了挥手,那炼器师只觉得身上瞬间一松,不由得动了动手臂,当发现手臂能动的时候,他颤抖着身体坐了起来,对着狐天守两手飞快的掐动指决。

    “咔嚓。”项圈在那手决的最后一个动作落下之时,应声掉落。

    那炼器师也仿佛用尽了所有力气一般,倒在了地上,两眼一闭,晕了过去。

    冷悠然看看那晕倒在地的炼器师,又看了看与力士站在一起,研究着项圈的万俟静初,不由得叹了口气,认命的取出了一串早些年自己制作的残次品佛珠,蹲在那人身旁为他祛除体内的阴气。

    暂时来讲这人还是不能死,毕竟还有一些东西没有从他口中问出来。

    等到那些阴气被冷悠然清理干净,这串佛珠便也报废了,之所以不用慧灵送她的那一串,是因为冷悠然发现随着使用次数的增多,其实她一直带在手上的这一串佛珠之上的佛力,也是在渐渐消失的,最初发现这问题的时候还让她跟万俟静初狠狠感叹了一番慧灵的奸猾。

    万俟静初那时候也只是笑着安慰了冷悠然几句,却没有告诉她,如果这串佛珠一直带在慧灵的手上,由慧灵本身的佛气来养护,是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