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傻了?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冷悠然有些头疼的取出了一张中品治愈灵符,这中品灵符是不能印的,只能靠她一点点的用手画,此时用起来自然有些肉疼,但是想着还要从那人嘴里知道天玄教的事情,即便肉疼,她还是把这枚灵符打入了那人的身体之中。

    “咳,把他收进你的那个小空间里吧!他的伤势,回去再说,刚刚那狐狸脖子上的项圈,应该与他多少也有些关系关系,现下隔开他们才是比较妥当的。”万俟静初轻咳了一声,挥手在那人身上打下了一道定身术,才开口说道。

    看着身上有黑色渣滓掉落的人,冷悠然点了点头,挥手把他收入了芸芸空间之中。

    重明鸟族地

    万俟静初的随身洞府之中,一个满身焦黑的人,被冷悠然扔在了地上,那人口中发出少许呻吟,身体却依旧僵直着。

    “啧啧,这中品的治愈符,效果果然好太多了!”冷悠然看着那人,砸了砸嘴,觉得回头应该把每天绘制灵符的习惯找回来了,哪怕每天一张,也是积少成多。

    万俟静初揉了揉冷悠然的头,而后随手取出了一枚丹药,弹入那人口中,便坐在了院子之中的小凳上,安静的等待着。

    力士感觉到自己的族地之中,出现了陌生的气息,赶过来便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清冷优雅的男子坐在小凳子上,而那名与他同样衣着的女子,却是蹲在一具焦黑的“尸体”旁,手上拿着一根树枝,这捅捅,那看看,显得颇有些幼稚。

    “这是……”力士小心翼翼的上前,在他看来这人如此惨状应该是出自万俟静初之手的,只是不知道为何,这人还能有口气留下来。

    “不是我做的。要是我,他早就灰飞烟灭了。”万俟静初瞄了力士一眼开口说道。

    力士闻言一愣,不由得看了冷悠然一眼,随后点点头,识趣的问道:“那这人是干嘛的?”

    “哦,天玄教的,你最近没有去其他兽王那边走动么?我想他们应该不止来了这么一批人才是。”万俟静初说道。

    “天玄教?”力士先是愣了愣,随即便想到了一件事情,是魔衍让他从尸傀围攻之中解救的一批风波楼探子,也是这件事情之后,他才与魔衍之间的恩情两清,而那些尸傀据说正是属于天玄教的,本就为鸟正直的重明鸟,是最看不惯这种以活物为载体炼制出来的阴邪东西的,所以当时,他把那些尸傀统统封锁进了一个小空间内,然后搅碎,这虽然对他当时的消耗不小,可他却是觉得很值得。

    “邪修?”力士此时看向那倒在地上,渐渐好转的“焦尸”已经染上了一抹厌恶的神色。

    “这个还不确定,不过我有些东西想给你看看。”万俟静初说着便带着力士消失在了原地,进入到了自己的空间之中。

    空间内,狐天守依旧全身无力的趴伏在地上,身上的伤也没人管他,虽然已经不流血了,但看起来依旧很是狰狞。

    “你看看这个。”万俟静初指了指狐天守脖子上的项圈对着力士说道。

    力士蹲下身,拨开妖狐脖子上那带血的毛发,扶上项圈,只觉得触手温凉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当他的指尖插入那项圈与妖狐脖颈之间的时候,一抹诡异的灵力凝滞感自他的指尖之上悄然向着他的手臂爬蹿而去。

    力士的手立刻松开,甚至站起身来离开了那妖狐一段距离,有些凝重的直勾勾的盯着那项圈出神。

    万俟静初见此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任由力士面上的神色变换着。

    “这东西,是就这一件,还是还有?”力士冷声开口。

    “我也不清楚,得等外面那人能开口了才能问出来。”万俟静初摊了摊手说道。

    “我能留下么?”

    “可以。”

    二人出了空间,那倒在地上的男子到是已经恢复了少许,至少看上去不再像是一具焦尸了,只是估计他自己都不知道他那本是针对妖修而炼制的项圈儿,不但对妖修有用,似乎对其他兽类也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

    冷悠然看着力士有些凝重的面色,不解问道:“你怎么了?”

    “那狐妖脖子上的东西……”说道此处,力士不由得望了那躺在地上的人一眼,抿了抿唇没有说下去。

    “很麻烦?”冷悠然蹙眉看向万俟静初。

    “还不清楚,不过得尽快取下来才成,那狐狸周身的妖力凝滞,不能以任何形式主动修复伤势,时间长了怕是不太好。”万俟静初解释道。

    冷悠然闻言抿了抿唇,却没有要求去看狐天守,而是有些怔怔的席地而坐,看着那天玄教的门人。

    那名天玄教炼器师身上的伤势远比表面看上去的要严重,即便在丹药与灵符的双重作用下,也足足花费了将近一天的时间才好起来。

    这倒也不是他的问题,而是冷悠然那阵盘早些时候本来是为了牵制冷家五长老而炼制,五长老死前已经是出窍期巅峰的修为,当时考虑到他身上可能有一些防御类的灵器,冷悠然的那个阵盘从被她强化之初,针对的就是临近分神期修为的修士而来的,虽然有些勉强,但谁让这炼器师和与他在一起的那些天玄教门人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才元婴中期左右呢?

    如果不是他身上带着好几件自己炼制的防御灵器,怕是此时也是与其他人一样,被那雷阵给收了。

    伤势没有了大碍,那名炼器师的一双眼睛便咕噜噜的转动了起来,对于他现在的修为,定身术还是比较高级的存在,包括冷悠然在内,都是解不开的。

    经过一番思索,那炼器师最终也只得一叹,放弃了挣扎,只是想到教主临行前与他们说的,已经预知了他们此行无事之言,心下划过一抹复杂,有些怔怔的望着湛蓝的天空。

    清早的时候,冷悠然是查看过那天玄教门人的情况的,此时她与万俟静初估算着时间从外面回来,便是觉得那人应该已经是无事了,只是此时看着那两眼发直,愣愣看着天空的天玄教门人,让冷悠然不由得一愣,有些担心,这人在重伤之下又神识受损,会不会是傻掉了,如果真傻了的话,那狐天守怎么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