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狐天守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冷悠然闻言微微愣了愣,不由得多打量了那人几眼,那人也是敏锐,冷悠然打量的多了,他自然也会看向冷悠然,只是当二人对上之时,却都怔了怔。

    冷悠然是看不清那人面目的,可是,却不知道为什么,居然让她不由得对这人升起了一丝的熟悉之感。

    那人看着冷悠然的面容,明明觉得是从来没有见过这女子,却觉得冷悠然周身的气息让他有着几分熟悉,虽然与记忆深处的不尽相同,却依旧还是熟悉。

    当冷悠然走到那处摊位之前时,那人依旧看着冷悠然出神,不由得开口问道:“我们见过么?”

    冷悠然愣了愣,万俟静初闻言却毫不掩饰的放出了一抹威压笼罩了那妖修,一时间,那妖修身上的压力陡增,就连那隐藏容颜的法术一时间也出现了剧烈的波动,周围的两个摊主感觉到那让人畏惧的威压气息,不由得拖着地上的东西,往两侧靠了靠。

    就在这波动之间,冷悠然看着那妖修一闪一闪的面容,不由得张大了嘴巴,“你是……狐天守?”

    对面妖修的面容上闪过一丝愕然,带着几分不解,几分好奇,甚至几分警惕的看向了冷悠然。

    “这是狐渊的儿子?”万俟静初不由得打量了对面那妖修几眼,怎么觉得这人与狐渊长得不怎么像呢?

    “嗯,狐天宇跟我说过,比起他们兄妹俩,他应该是长得最像狐狸姐姐那一个,现在看来,也确实如此。”冷悠然看着那对面,在万俟静初收起威压之后,面容已经在此恢复模糊的狐天守说道。

    “你是谁?”狐天守此时也看着冷悠然冷声问道。

    “不如换个地方说话吧!”冷悠然环顾了一下熙熙攘攘的四周,因为之前万俟静初带着冷悠然各处扫货的缘故,此时已经有不少散修带着各异的目光望了过来。

    客栈的房间之中,冷悠然看着对面面容已经显露出来的狐天守,默默无语,这狐天守的修为居然只有妖丹期,之前之所以看不到他的面容想来是因为狐妖本就拥有着那样迷惑世人的本领罢了。

    “你到底是谁?”面对这样安静无言的气氛,狐天守有些安奈不住的问道。

    “我叫冷悠然。狐天宇或许跟你提起过我。”冷悠然抿了口茶说道。

    狐天守此时的目光之中流露出了一抹恍然之色。

    “你刚刚说的狐狸姐姐是我娘亲么?”狐天守一瞬不瞬的盯着冷悠然问道。

    冷悠然闻言蹙了蹙眉,狐天守当年为何出走,狐天宇并没有告诉过她缘由,只是现在看来,怕是与当年狐天宇莽莽撞撞的跑去飘渺宗的目的相似了。

    在这无尽山脉之中,存在着灵狐一族,也就是魅影的娘家,只不过它们生活在内围之中的一片隐秘山林之中。

    虽然曾经的在魅影的口中,那片灵狐族地是世外桃源一般的存在,但冷悠然依旧不敢贸然前往,毕竟并不是所有的兽类都对于人类保持着友好态度的,更何况是灵狐这种被无数修士趋之若鹜的兽宠种族呢!

    “你该回去了,狐天宇和狐渊这些年来一直都在四处寻找你,因为大陆形势不明,他们才没有张扬开来,但找寻你的事情并不是什么秘密,有心人还是会察觉的,你这样会给他们带来麻烦的。”冷悠然说道。

    她想的是把能预见的一些危险告诉给狐天守,这样说不定他能自己回去。

    却不想,狐天守听着冷悠然的话,目色沉了沉,站起身来便大步向着门口走去。

    “你干什么去?”冷悠然把手中的茶碗放在桌子上问道。

    “既然你不告诉我我娘亲在哪里,那我自己去山脉中寻找就是了!”狐天守背着身,扭过头来说道,那半张对着冷悠然的脸孔之上,此时带着几分倔强,几分执拗。

    “你胡闹!”冷悠然大力的拍在了身边的桌子上,发出了啪的一声响,让一直坐在窗边的万俟静初不由得望着两人摇了摇头,他其实还是明白冷悠然的意思的,魅影那只灵狐毕竟与冷悠然的感情不同,或许从某种角度上来说甚至远远超过了欧晴儿在冷悠然心目中的地位,她应该是不想狐天守出事的。

    思及此,万俟静初站起了身,走到冷悠然身边,执起了她拍在桌子上的手掌,一边揉捏着,一边把不善的目光投向了狐天守,如果可以,现在万俟静初便想剥了这狐狸的皮。

    “我送他回去就是了,管教他的事情,自然有狐渊呢!你这又是何苦来的。”万俟静初的目光依旧凌厉盯视着那已经全身僵直在门口的狐天守,说话的语气却分外柔和。

    “我不回去!”狐天守依旧梗着脖子,故作强势的对着两人高声吼道。

    万俟静初闻言眯了眯眼眸,就准备把那被自己威压慑住的狐天守强制送回去,却被冷悠然拉住了手。

    “你确定你不回去?”冷悠然深吸了一口气问道。

    “我要找到我娘亲,我要问问她为什么不要我们,你凭什么管我?我偏偏不回去又怎么样?”狐天守那依旧带着些许青涩的面容之上,此时多多少少也染上了几分火气。

    从小到大,他每次提到要找娘亲,所有人都会阻拦他,唯一曾经与他站在一起的哥哥更是在年幼时出去了一次,被自家老狐狸带回来之后,便再也不提这件事情了,他每次问询换来的都是无言的沉默,他只是想要找到那人问问为什么要丢下他们,这又错了么?

    “好,随你,但是狐天守你记住如果因为你的任性让妖狐一族牵扯到什么麻烦之中,你不要后悔,别人我都可以不管,但是如果天宇和天娇要是出了事情的话,我一定亲自把你剥皮抽筋,然后再去向你娘亲请罪。”冷悠然的这番话从最初的带着丝丝火气,到最后的平淡陈述,也不过是转瞬之间。

    狐天守望着冷悠然抿了抿唇,没有说话,只是他此时的心中也是不平静的,他离开家的这些年,大陆之上到底情况如何,他还是多少能看出来一些的,之所以一直没有回去,他其实也是在强撑着,想到那平时对自己照顾颇多的哥哥和娇憨可人的妹妹,再听着冷悠然这越来越接近陈述的话语,在这一刻他的心中多多少少的产生了些许动摇,但那也不过是一瞬的动摇罢了,多年的执念他依旧还是放不下的。

    冷悠然见狐天守的面色变换了一会儿之后,又露出了那抹她不愿意看到的坚持,不由得闭了闭眼,拉了拉万俟静初的手,“让他走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