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上门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万俟静初盘坐在寒玉床上,最近他都在努力的恢复着记忆,只是很多东西不知道为什么,在他的记忆中很是模糊,唯一清晰也是至今为止让他想不通的一点便是,找到那预言之书的记忆。

    这段记忆在他看来清晰的有些过分了,甚至他回忆起这一世师傅的音容,都比不上这份记忆的清晰,让他一向淡然的心思,生出了些许的波动。

    就在万俟静初蹙眉沉思的空挡,欧海恒“气势汹汹”的闯了进来。

    “你能找到悠然的下落吧!”此时的欧海恒,没有了平时对待万俟静初的恭谨和小心,甚至连礼都没有行一个,直接一句话砸了过去,不是疑问而是肯定,到是让万俟静初愣了愣。

    看着与平日里截然不同的欧海恒,万俟静初抬眸打量了他一下,才看清了这位宗主面上的焦急。

    “发生什么事情了?”万俟静初问道。

    看着依旧不温不火的万俟静初,欧海恒深吸了一口气,把冷悠然被重明鸟掳去风波楼的事情耐着性子又说了一遍。

    传信玉简联系不上冷悠然,现在他只能寄托于万俟静初留在冷悠然身上的那一抹神识了。

    “你是说重明鸟?”万俟静初看向瓯海恒问道。

    瓯海恒顿了顿,点点头,身上的气息仍旧躁动着,只觉得万俟静初的关注点有些奇怪。

    “那两个报信的在什么地方?”万俟静初接着问道。

    “让我徒弟安排去内门的迎客峰了。”瓯海恒木着脸答道。

    “我知道了!”万俟静初话落之后,便一个闪身消失在了洞府之中,徒留下一脸怔然的欧海恒。

    迎客峰的客院之中,乐秋阳和时鸿飞刚刚被安排了一处院落住下,便陡然觉得周围的空气一窒,浓重的威压自他们所在的院落之中扩散开来。

    二人当即跑出各自的房间,便见到了一个眉目舒朗的年轻男子,此时正站在院中向他们看去。

    “便是你二人来报的信?”万俟静初问道。

    乐秋阳与时鸿飞对视了一眼,纷纷躬身,唤了一声前辈,才开口称是。

    “把那重明鸟的样子给我画下来。”万俟静初有些不耐的看着两个行礼的家伙。

    乐秋阳和时鸿飞顿时觉得周身的压力一重,脸色微微有些泛白的直起身来,什么也不敢问不敢说,老老实实的跑回各自的房间之中,去画重明鸟的画像了。

    片刻之后,万俟静初拿着两张重明鸟的画像,消失在了原地,乐秋阳和时鸿飞只觉得周围的压力瞬间消失,两人双腿一软,齐齐跌坐在了院落之中。

    “那人是谁?那气势都快赶上修杰祖师了。”时鸿飞吞了吞口水问道,心中的惊讶却远比他表现出来的更甚,修杰祖师他是见过一面的,那种威势,绝对不如刚刚那人,而且最最可怕的是,修杰那是剑修啊!

    “宗门里如此年轻的又有如此修为的人只有那么一个,你还没想到?”乐秋阳比起时鸿飞到是淡定不少,万俟静初的传言他没少听说过,不过,是这初见的印象有些深刻罢了。

    时鸿飞闻言,想到了什么,脸色却比之前更为苍白了几分。

    ……

    无尽山脉的的最中央位置,有着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这座山没有名字,却被无数的修士窥伺过,可又很少有人真正的踏足,传闻这山中居住着重名神鸟一族,这山上的一切也是属于它们的,凡是不经允许私自到此的人,便只有一死。

    重明鸟更是一种十分神秘的存在,据说它们自降生便是圣兽,传说它们力大无穷,传说重明鸟一族无一例外均是空间属性,掌握着最为神秘罕见的空间之力,传说……

    却从来没有人知道,这座山峰隐藏于云雾间的正中是凹进去的,此时万俟静初的身影便出现在了这里。

    一只本是懒懒趴伏在树枝上的重明鸟,感觉到了外人的侵入便站了起来,气势凛然的望向那人,只是待看清那人容貌的瞬间,整只鸟身上的羽毛瞬间炸开,发出一声响彻天际的惊叫之后,便失去了踪影。

    在这声惊叫过后,无数或大或小的重明鸟自山坡峭壁上纷纷升空四散,眨眼间这处凹地之中,居然静谧的只留下了阵阵风儿吹过的树叶的沙沙声。

    万俟静初眉头蹙了蹙,环视了这整个凹地一圈儿,熟门熟路的向着一个位于峭壁之上的巨大洞口走了过去。

    就在万俟静初脚踏虚空站在那洞口前的时候,一个身着红衣的重瞳男子自洞穴之中走了出来,在他的身后,还能看到几个毛绒绒的小脑袋,当万俟静初的目光扫过去的时候,那几个小家伙便炸着一身绒毛,向着山洞深处飞奔而去。

    “你来做什么?”那红衣男子问道,只是如果细听的话,便能发现此时他的声音之中透着那么一丝微不可查的不自然。

    “你把我家丫头弄到哪里去了?”万俟静初问道。

    那红衣男子闻言一愣,有些不解的看向了万俟静初,便见万俟静初抖出了两张画像,那画像之上,无不是画着他的样子,惟妙惟肖,生动异常。

    “这……”那红衣男子眉头微蹙,感觉到那两张灵纸之上散发出的熟悉气息,似乎想到了什么,却不太敢肯定,只是有些呆愣的看着那画像沉思着。

    万俟静初却并不给他这呆愣的时间想清楚,见他如此,直接伸手上前,待到那红衣男子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衣襟已经落在了万俟静初的手里。

    万俟静初一手抓着红衣男子的衣襟,一手直接成拳,嘭的一声砸在了那红衣男子的面门之上。

    这还不算完,如雨点般的拳头,在那红衣男子想要反抗的瞬间,纷纷而至,让他一时间脑中出现了短暂的空白,什么招数都没使出来,便被打成了一副猪头的样子。

    “嘶……”洞穴深处响起了成片的抽气声。

    “万俟静初!你不要欺人太甚!”那红衣男子依旧被万俟静初提着衣襟,眼看着那拳头又要落下,男子终于开口吼道。

    “你是觉得我过分了?还有更过分的你没有见到呢!”万俟静初话落松开了提着那男子的手,双手迅速的在胸前舞动开来,本来白云悠悠的山顶,瞬间暗沉了下去,无数电蛇擦着树梢流窜而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