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逃婚的少主 (5500推荐)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樊家主摆了摆手,取出一小罐灵茶推给樊绍,示意他泡茶,冷悠然待看清那茶罐中的灵茶之时,眉心一跳,这茶她再熟悉不过了,是修真界中死贵死贵的一种灵茶,而且这茶的苦涩味儿,与它的价钱,是成绝对正比的,想到那苦的让人发慌的味道,冷悠然的脸色有些发绿。

    同样脸色发绿的还有花珏,只是相对于冷悠然与在座之人都不很熟悉,不好开口,他就少了很多顾忌。

    “樊爷爷,这茶咱能不喝么?忒苦了,咱们还是喝水好了。”

    樊家主看着面前脸色发绿的冷悠然和花珏笑了笑,没有说话,他可是知道,花家的花瑾去的是飘渺宗,而早些年这花老头可是曾经跟他炫耀过花瑾送给他的结香灵茶,那茶不但味道好,被结香树的枝叶熏制而成,更是有了那结香树凝神静心的功效。

    他也曾寻了上好的灵茶和结香树枝叶自己找人熏制过,味道却远不及那出自飘渺宗的结香灵茶,面前这女子看样子与花瑾不是一般的熟识,不知道她身上是否还有那种茶,思及此,樊家主看向冷悠然的目光又热切了几分。

    冷悠然被这么个老头儿,目光灼灼的看着,只觉得浑身哪哪都不好了,不由得开口问道:“樊家主可是有什么事情想问?”

    “哈哈哈!丫头你别理他,他这人独独好茶,早年花瑾曾经送过我两罐结香灵茶,被他生生抢去了一罐,他这么看你是笃定了你与花瑾的交情,怕是惦记上那灵茶了。对了丫头啊,我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呢!”花大长老看出了冷悠然的不自在,开口解释道。

    “她叫莫悠悠。”花珏嘴快,这会儿意识到冷悠然与花瑾是熟人也不装了,直接把他偷听来的事情说了一遍。

    冷悠然瞥了花珏一眼,看向樊家主和花大长老,“我叫冷悠然。”

    花珏脸上的笑容此时一顿,不可置信的看向了冷悠然,樊绍看着花珏的样子则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那你不是……”花大长老与樊家主相视了一眼,同时摇了摇头,也明白冷悠然为何在樊琸询问之时不报真名了。

    “正是晚辈。之前有所隐瞒还望两位前辈见谅。”冷悠然边说,边取了四罐灵茶放在了桌子上。

    樊家主看着那两色不同的茶罐,取了两罐不同的灵茶到了近前,一罐打开正是那让他心心念念的结香茶,一罐打开,却是有一股熟悉而又陌生的花香飘散了开来。

    “不如我把这茉莉灵茶泡给前辈尝尝。”冷悠然又取出了一小罐茶,便动手清理起了面前的茶具。

    樊家主安静而又期待的看着冷悠然泡茶,花大长老则是眼珠一转,迅速的把属于自己的两罐茶叶收了起来,免得这茶要是真好,被对面之人抢了去。

    一壶茶泡好,冷悠然分别为几人倒上,唯独在轮到花珏之时,她手下的动作一转,把他给隔了过去。

    “我的呢?”花珏见此立刻开口。

    “先把灵石付了。”冷悠然看了花珏一眼,淡定开口。

    花大长老看着自家孙子吃瘪,不但不恼,反而乐的看热闹。

    “不错。”樊家主抿了一口杯中的茶汤,眼睛就是一亮,迅速收起了面前的茶罐。

    “你个老不修,谁还能抢你的不成?”花大长老见到樊家主那架势,先是捂住了自己的储物戒指,才开口说道。

    “行了,让他们小辈聊吧!咱们在这他们反而放不开。”樊家主说着便站起了神来,拉着花大长老离开了。

    见两人直接下了楼,花珏眼珠子转了转,看向冷悠然开口问道:“你与花瑾怎么认识的?”

    樊绍看着花珏犯蠢,也不吭声,只是认真的品着茶,比起那怎么泡都苦的没边儿的灵茶,只是一口,他便喜欢上了这个味道。

    “花瑾的伤势,其实并不重,只是他们花家内里搞出来的事情,花家现在那位大夫人……我想你还是不要去趟那浑水来的好,花大长老便也是因此才带着花珏来到这里的。”

    冷悠然闻言看向了突然说了这么一大段话的樊绍,“我本也是因此才没去花家,只是一直对花瑾的伤势多有担忧,既然伤势不重,我也就不用去了。”

    “你可知,你拒绝了樊琸,想要在这招财楼中再寻历练的机会,便不再容易,如果冷姑娘不嫌弃,不如,加入我樊家这次前往赤炎山脉的队伍可好?”樊绍继续道。

    花珏闻言就是一愣,樊绍什么时候说过要去赤炎山脉了?樊家不是这次不准备去的吗?也是因此樊城主才决定自行组织个队伍前往赤炎山脉的。

    冷悠然先是看了看花珏,而后则是看向樊绍目录沉思,片刻之后才开口说道:“你无须试探于我,那赤炎山脉,我本就没准备前往。”

    赤炎山脉的消息乍一听闻的时候冷悠然确实心动过,只是后连细细思量,总觉得那消息有些奇怪,那凤凰果何其难得,更不会没有强悍的兽类守护,能无惧那兽类的人自然不会放出这消息,而据说这消息是一名金丹期的散修带出来的,仅仅金丹期的修为又是怎么靠近见到的凤凰果并且还能活着离开呢?

    “可是你宗门位于东州的势力出动了。”樊绍闻言紧紧盯着冷悠然说道。

    “他们自己蠢,是他们的事情,就好像那樊城主,樊家不是也没有阻止么?”冷悠然喝了口茶说道。

    樊绍唇角勾起,此时看向冷悠然的目光之中已经完全不见那之前的疏冷,“迷失山谷,不知道冷姑娘是否感兴趣?”

    “什么时候?”冷悠然挑了挑眉。

    “明日。”

    (⊙o⊙)

    “你……”冷悠然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向了樊绍,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后日不是说好的樊家少主娶亲的日子嘛?

    “我跟你说,那婚事,是樊绍出去历练的时候,他后娘趁着家主外出访友给他定下的,当消息传遍全城的时候,樊家主才知道,他逃婚的事情,樊家主已经默认了。”花珏提起樊绍逃婚的事情,是满脸的激动兴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