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骚包偷窥狂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见我?能不见么?”冷悠然闻言蹙眉,那三种灵符,说实话,真的不是什么正人君子用得上的东西,所以,她是真不想见那边的人。

    管事闻言一愣,不过马上摇了摇头,待看向冷悠然的面色之时,随即心思转了转,便也明白了冷悠然为何不愿意见买主的事情,也是,有几个好人会买那种东西的,只不过,想到那两位,管事也只能硬着头皮开口。

    “您看,您是为了赚钱而来,对方想当面交易,这……我也是为难,您能不能……?”

    这管事的言下之意,冷悠然又怎么会听不出来,见不到人,就不给灵石嘛!冷悠然脸色黑了黑,虽然她现在还不缺灵石,可那三叠灵符,单是材料就价格不菲,这样损失,她目前还真承担不起。

    “走吧!”冷悠然把手中的茶杯往桌上一放,站了起来。

    三楼,那管事带着冷悠然推开房门而入。

    冷悠然就见到了两个坐在房中的年轻男子,一人身着藏蓝色锦袍眉目间透着疏冷,一人则是一身粉色锦袍,怎么看怎么就是一个骚包,这一刻冷悠然福至心灵的意识到,可能眼前这骚包就是非见了人才给灵石的那位了。

    花珏见到眼前女子便是一愣,这不是刚刚被樊琸找上的那人么?他眨了眨眼,看向了坐在对面的樊绍。

    冷悠然打量了两人一番,发现自她进门之后,便无人开口,索性自己也不吭声,只是待到她看向那透明的墙壁之时,眯了眯眼睛,心下暗道,那人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花珏感受到对面女子看向自己的眼神,就是一愣,待看到那面墙壁之时,不知道怎么的面上突然露出了一缕尴尬的神色。

    冷悠然见此心下一嗤,没想到还是个脸皮薄的偷窥狂。

    “咳!在下花珏,不知姑娘芳名?”

    冷悠然闻听这人姓花,就是一愣,“你姓花?”待这三字出口之后,冷悠然恨不得抽自己一下,这东州花家本就是大族,人家姓花又怎么了?

    “正是,这是我好友,樊绍。”花珏并没有在意冷悠然所问,毕竟花家在这东州的知名度还是很高的,任何一个普通修士见到他这花家少爷,都会礼让几分。

    樊绍?冷悠然看着那一身藏蓝色袍服的男子,蹙了蹙眉,如果她没记错的话,那樊家的少主也叫樊绍。

    只是,这些与她现在关系也不大,她是来拿灵石的。

    “一共三十张灵符,花少爷,三百中品灵石,麻烦付账。”

    花珏面上的笑意在冷悠然话落之后一僵,这跟他想象的一点儿都不一样,这人不是应该知道他和樊绍的名字之后,便与他们攀谈套近乎的么?为什么这人上来就跟他讨要灵石?

    樊绍见冷悠然如此直接的直接要账,面上的疏冷之意却少了一些,看向花珏的目光之中是满满的戏谑。

    花珏瞪了看热闹的樊绍一眼,才对着冷悠然开口,“这灵石不急,咱么聊聊,姑娘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呢?”

    “你我只是买卖,你付灵石,我给东西,现在我东西给了,你只要付灵石便好。花少爷,我还有事,不愿在此多做耽搁,而且,我也不想被那边的两位老前辈当景色看。”

    如果之前冷悠然没有发现什么的话,但当她扫过那放在桌子上的灵符的数目之后,便发现了不同寻常之处,按照隔壁包间之中那两人的面相来看,无论如何都不是那种被偷窥还一无所觉的人,那么那两人依旧谈笑风生的安坐隔壁,而这边少了两张灵符的事情便有了解释。

    就在冷悠然话落之后,花珏目瞪口呆之时,隔壁的包间之中传来了,樊家主的郎笑之声。

    “哈哈哈……我说什么来的,花老头儿,你输了。”

    “丫头啊!你这就不对了,我们又没碍着你什么,你就不能当没有发现我们么?”花姓老者眨眼间步入了这边的包间,满目控诉的开口道。

    冷悠然被这突然冲进来,站在自己面前的老者弄的一愣,待到反应过来老者说了什么之后,嘴角微抽,赶紧退后了两步,恭敬的向着面前之人行了一礼,“见过前辈。”

    “行了行了,丫头,坐吧,你这灵符绘制的不错,我就想问问你,这是不是也是你绘制的。”花姓老者边说,边取出了一张灵符,放在了冷悠然的面前。

    那灵符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瞬间,冷悠然就知道,这确实是自己绘制的东西,只是面前这老者又是从何得来的?

    “这是我家一个常年在外的小子,早些年回来的时候送与我的。”那老者似是知道冷悠然要问什么一般,开口说道。

    “不知道花老前辈如何称呼?”冷悠然抿了抿唇,看先老者的目光郑重了几分,同时也流露出了几分防备。

    “我祖父是花家的大长老。”花珏不失时机的插嘴道。

    冷悠然闻言有些怔忡,那刚刚升起的一丝防备被她收敛了起来,她曾经听花瑾说过,这大长老一支在花家一族中地位仅次于家主那一脉,而他小时候被人欺负之时,这大长老的孙子曾经帮过他好多次,只是,看向花珏之时冷悠然有些迟疑,会是这骚包吗?

    “不知花……”冷悠然嘴唇动了动,想问问花瑾的情况,只是看向那随着花大长老而来的老者之时,把话又咽了回去。

    “你是想问花瑾吧?想问什么直接问便是,那是樊家主,那是他孙子,也都不是什么外人。”花大长老挥手除去了那被贴在墙上快要失效的灵符。

    樊绍和花珏闻听花大长老的话后对视了一眼,不明白对面这女子与花瑾会是什么关系,而樊家主则是认真的打量了冷悠然一番,目光在她腰间的玉佩之上顿了顿,“丫头,既然是出来历练的,这东西还是不要显露出来的好。”

    冷悠然闻言一愣,顺着老者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腰间,心下一叹,挥手运起真元在玉佩之上抹了一下,那本来还挂在腰间的玉佩瞬间失去了踪影。

    “多谢樊家主提点。”冷悠然目露感激的看向了斜对面的樊家主,这玉佩她早就习惯了带在身边,即便衣服换了,却忘记了这东西,如果不是樊家主提醒,只怕如果日后遇到一个稍微有些眼力的人,自己怕是要因为这玉佩吃上一些亏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