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灵符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莫前辈。”樊琸再次拱了拱手,才继续道:“家父乃是现任城主,我此次来这招财楼便是来为家父招揽人手,前往赤炎山脉的,不知道前辈是否对此有兴趣?”

    冷悠然闻言面色古怪的看了眼面前的樊琸,才开口道:“去那赤炎山脉樊家有的是人手,何必要你们单独前往?樊少爷,我还等着灵石付房租呢!您能不拿我这等身无长物之人开涮么?”

    冷悠然话落之后,便向着招财楼中的一个柜台而去,她挑拣了几个价格合适的灵符任务,在那招财楼小哥儿殷勤的指引之下,大步登上招财楼的二楼去做交接了。

    樊琸则是站在原地,看着冷悠然的一系列动作,脸色可谓是精彩非常,见鬼的身无长物,就那几个灵符任务在这招财楼挂了多久他还不知道么?虽然那些灵符要求的品质都不高,却符文繁复,压根不是随便一个符师就能画的出来的。

    而此时位于招财楼三楼的一个包间之中,一个一身粉色锦袍的年轻男子则是嗤笑一声,对着身后那坐在桌边,正在泡茶的人开口说道:“我说,你家这个城主,没毛病吧?居然让他儿子跑到这招财楼里这么大张旗鼓的招揽人手。”

    “有病的不是我家叔父,是下面那个。”桌边男子给自己倒了一杯冲泡好的茶,把杯子里的茶饮下之后,不甚满意的蹙了蹙眉头,才开口说道。

    “我看也是病的不轻,真拿别人都当傻子了?对了,那女子什么修为,让樊琸那厮这么热情?”粉衣男子离了窗边,晃晃悠悠的坐在了那人的对面,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元婴初期。”

    粉衣男子闻言摸了摸下巴,把手中的茶一下子倒进了嘴里,面色却忽然一变,“噗!”

    “浪费!”

    “樊绍,你这什么破茶!这么苦!”粉衣男子边说,边掏出一条粉色的帕子,边擦嘴,边为自己倒了了一杯白水漱口。

    “这是上好的灵茶,你不懂就不要喝,还有花珏,你最好别去招惹那女子。”樊绍认真的看着面前的花珏说道。

    “我……”花珏咽下口中的白水,刚想说什么,门外,却传来了敲门声。

    “进来!”

    樊绍话落,房门被推开,外面一个身着招财楼管事袍服的男子,捧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

    “少主,这是花少爷早前在楼中下的任务。”那管事说着便将托盘放在了桌子上。

    花珏闻言眼睛一亮,迅速掀开那托盘上的灵布,只见三叠灵符整整齐齐的摆放在托盘之上,他迫不及待的取了一张,啪的一下,贴在了自己包间和隔壁包间相隔的那面墙壁之上。

    那管事见此,面色就是一变,想开口制止,却被樊绍拦了下来,只见那灵符瞬间隐没于墙壁之上,那被下在墙壁上的隔绝禁制,忽然在这一刻失去了作用,而隔壁包间里面的谈话声,清清楚楚的传递了过来。

    花珏在这一刻忽然贼兮兮的笑了起来,又取了一张不同的灵符,打入墙壁,就见那本来是实体的墙壁,此时渐渐变得氤氲了起来,片刻之后,隔壁包间之中拿谈话的两人就出现在了这边三人的面前。

    看着隔壁包间里的那两人,招财楼管事瞬间汗如雨下,早知道这两位小爷要这么折腾,他说什么也不会揽下这送东西的差事啊!

    而隔壁包间中的两人却在这一瞬间忽然若有所觉般的齐刷刷看向了花珏这边,花珏见此就是一愣,紧接着便见隔壁那二人,忽然站起身,走出了房间,消失在了眼前。

    等那二人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与花珏同处一个房间之中了。

    “祖父,花爷爷。”樊绍见到推门而入的两位老者,不慌不忙的站了起来,躬身行礼。

    “花珏!”被樊绍称为花爷爷的老者,看了看那形同虚设的墙壁,又看了看桌子上那摆着的灵符,怒喝一声,便向着花珏而去。

    花珏见机不对,迅速伸手抓了一把最后剩下的那种灵符,啪啪啪在自己身上贴了三张,眨眼消失在了房间之中。

    那老者见此先是一愣,然后闭目凝神,不出片刻,老者便睁开了双眼,抬手于空中一抓。

    “哎呦!”花珏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而被他贴在自己身上的那三张灵符,眨眼化为灰烬,飘散而去。

    “哈哈哈哈哈……”樊家主见此终于大笑出声。

    樊绍也勾起了嘴角,唯有花珏苦着一张脸,被自家祖父提溜着,扔在了房间的角落之中。

    “这些东西你是打哪里得来的?”花姓老者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质问道。

    “发……发任务买来的。”花珏向后缩了缩脖子说道。

    樊家主闻言,却是走到桌边,捏起了一张灵符细细看了起来,片刻之后,还点了点头,“我说花老头儿,这符画的不错诶!”

    花珏的祖父闻言一愣,挥手招了一张灵符捏在手中,只是越看,眉头蹙的越紧。

    “怎么?”樊家主不解的问道。

    “这灵符绘制的手法,我好想在哪里见过。”

    “哦?这绘制灵符的人可还在?”樊家主看向了那名管事。

    “在的,因为说好了验过灵符后再付钱,并且,花少爷也在楼中,我便让那人等在楼下的包间里了。”管事见自家家主没有怪罪,才把提着的心放了下去,深吸了口气答道。

    樊家主二人相视了一眼,只见那花姓老者,自桌子上捏起了两张灵符在手,边向门外而去,边对着管事吩咐道,把那人带上来看看。

    管事领命而去,而花姓老者回了隔壁之后,则是把那两枚灵符打在了同一面墙壁之上,花珏见此嘴角一抽,苦哈哈的看向了樊绍。

    而另一边,冷悠然等了很久才见那管事回来,却不见那人把酬劳给自己,不解开口道:“不知是不是那灵符对方不满意?只是按照这任务上的要求,那灵符已经是最好的了。”

    “不是,前辈误会了,是那边想见见您。”管事抓紧开口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