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超水平发挥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冷悠然被木琳琅半拖半拽的带到了他的洞府之中。

    “师伯,你跟葛师伯这是……?”冷悠然打量了木琳琅一番才问道。

    虽然木琳琅这人平时挺不靠谱的,但是大事上面从来都不糊涂,为何这次会如此?

    “总之,这次极北我不能去就是了。”木琳琅斜靠在椅子上面,摆了摆手说道。

    冷悠然见他不准备多说,便也没再追问,转而说起了冷家的事情。

    “师傅的意思是不让搭理冷敬业那厮,晾着他。可那老家伙脸皮真不是一般的厚,这一年里在宗门之中上蹿下跳的,就没有他不掺和的事情。”木琳琅说起冷敬业就止不住那一脸嫌弃的表情,更是完全不觉得在冷悠然这个孙女面前这么说人家亲祖父有什么不好。

    “上蹿下跳?师伯的意思是说,宗门里面,有人愿意甚至撺掇着冷敬业闹事?”冷悠然不解道。

    木琳琅看了冷悠然一眼,点了点头。

    “那我爹娘和哥哥呢?”

    “你哥哥还在闭关,你爹娘嘛……”木琳琅说道此处,摸了摸鼻子,“你祖父来到宗门,最先找上的就是他们两个,所以,你娘撺掇着你爹出去游历了。”

    冷悠然嘴角微抽,她怎么觉得,她娘每次对上她那便宜祖父的时候,智商都会超水平发挥呢?

    “所以说……我出关出早了?”冷悠然揉了揉脸颊,一脸哀怨的望向木琳琅。

    “也不能这么说,再过不久就是甄选了,你家小徒弟这几年修炼的还不错,这次甄选结束,你就能把他带回去了。”木琳琅笑的有些意味不明的说道。

    冷悠然总觉得木琳琅笑的有些不对劲,但是又想不出哪里有问题,只能奇怪的看着木琳琅,而木琳琅偏偏一副你问我我也不说的样子,生生弄得冷悠然心里七上八下的,就怕自家小徒弟在自己一不留神之下长偏了。

    带着一颗忐忑的心,冷悠然出了无相峰之后,还是决定先去外门转一圈。

    外门之中,此时正有一场纷争在进行着。

    “鹤轩,你当你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双灵根罢了,甚至连姓氏都没有,本姑娘的闲事也是你能管的?”一个半大的少女在众人的簇拥之下,此时正伸出一根指头指着鹤轩的鼻子,一脸鄙夷的叫嚣着。

    “荀盈盈,你不就是仗着家族中有人是宗门长老么?你嚣张什么?我们家鹤轩不愿意跟你计较,你别蹬鼻子上脸,你也就欺负欺负我们这种没有家族底蕴的,鹤轩可不是你能招惹的起的。”自鹤轩的身后一个身上有些凌乱脏污的少女,一巴掌拍开了那指着鹤轩鼻子的纤手,虽然脏污的小脸儿上挂着一些伤痕,可是那嚣张的样子居然一点儿都不比对面的少女少上多少。

    鹤轩闻言蹙了蹙眉头,他不过是路过而已,这算不算是无妄之灾?

    “你们的事情我本就不想掺和,现在你们可以让开了么?”鹤轩无奈开口道。

    “鹤轩,你不用怕她的,我知道你师傅很厉害的,他们都说,你师傅是宗主的外孙女,她荀盈盈不过是个长老家的亲戚罢了,你怕她做什么?”那满身脏污的少女说着,还上前缠上了鹤轩的手臂。

    “我师傅的事情是谁说的?”鹤轩闻言无比厌恶的一把甩开挂上来的少女,目光不善的扫视着同宿舍的几个人,是什么人,居然想利用他往他师傅身上泼脏水。

    “呵呵,鹤轩你吹牛都不打草稿的吗?宗主的外孙女是什么身份?会看上你这么个双灵根的小子?那你让我们这些单灵根的怎么办?难道宗门里的前辈眼光都这么差么?”荀盈盈满不在乎的瞥了鹤轩一眼,再次把目光扫向了那被鹤轩甩开的少女,“你们把她给我带回去,居然敢在背后说我的闲话,我看她是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

    “啪啪啪!”荀盈盈的话音落下,一道掌声响起,众人纷纷向着那掌声传来的方向望了过去,只见聂远航带着一个身着内门亲传弟子服的女子走了过来,而那掌声正是自那女子手掌间发出的。

    “聂长老。”众人看向聂远航的时候纷纷绷紧了背脊,生怕刚刚发生的事情被聂远航责罚,唯有鹤轩看向那女子之时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在一众躬身行礼的弟子中间分外显眼。

    “鹤轩,过来。”冷悠然看了看那些躬身对着聂远航行礼的弟子,才对着僵在那里的鹤轩招了招手。

    “师傅……”鹤轩嗫嚅开口,他不知道自家师傅看了多久,又看到了什么,更不知道自己为师傅惹来了麻烦,师傅会不会嫌弃他。

    “怎么了?”冷悠然看着面前出落的越发帅气的小少年,心下感叹,果然是岁月催人老啊!

    不知道当年自家外公看着自己一日日长大,是不是也会生出这样的感慨,想到自己那一百多岁的年纪,冷悠然忍不住抚了抚脸颊,触手依旧紧致细滑,不过她还是决定回去翻翻书,找些养颜的东西来研究研究,或者找木琳琅取取经也是可以的。

    “师傅,鹤轩连累您了。”鹤轩低着头,低声说道。

    冷悠然看着鹤轩这幅好似做错了事情的样子,心下觉得有些好笑,难道他不知道,如果有人可以想要从他这里牵扯上自己,无论如何他一个小弟子都是躲不过的么?

    “那个是谁?”冷悠然拍了拍鹤轩的肩膀,指着那一身狼狈的少女问道,而那个少女自从听闻鹤轩唤冷悠然师傅起,便目光灼灼的望着冷悠然。

    鹤轩回头警惕的看了那少女一眼,可怜兮兮的看着冷悠然说道:“她叫王珍,是与我一个宿舍的,父母是散修,中品木灵根。”

    “前辈,前辈救我。”王珍在鹤轩介绍过她之后,急急挤过人群,冲到了冷悠然的面前。

    “哦?我认识你?”冷悠然饶有兴致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少女,嗯,虽然狼狈了些,模样到是不差,只是那眼中毫不掩饰的野心让人望而生厌。

    “不,不认识……”王珍望着冷悠然看着自己的目光,向着鹤轩身边挨近了几分,而鹤轩在察觉到王珍的动作之时,却是向着冷悠然身后跨了一大步。

    冷悠然看着自家完全不懂得怜香惜玉的小徒弟,忘了一眼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聂远航,我家徒弟交给您老,您这是把他怎么了?

    聂远航见到冷悠然望过来的眼神,在联想道鹤轩宿舍里面的那些人,抬手摸了摸鼻子,决定还是不说的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