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纠结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在冷悠然话落之后,荼蘼花与冷悠然同时陷入了沉默之中。

    直到息壤不知道吃了多少朵荼蘼花后,荼蘼花藤才开口说道:“我可以发誓放你们安然离开,但是,我要你找来的人,一定能救主人”

    “还是那话,我只能找人来看看,救不救的了,我不能保证。”冷悠然淡淡的说道。

    荼蘼花藤再次沉默了起来,冷悠然也不吭声,她还在生自己的气呢!居然被一颗花给忽悠了,她到底是有多蠢?

    “我……我帮你救那被异火入体之人,你帮我救救主人……”荼蘼花藤再次开口道。

    “救?你如何救?就是那些你从别的生灵身上汲取来的生气吗?荼蘼花,你到底是觉得自己太聪明,还是觉得别人都比你蠢?”在荼蘼花藤提起冷悠梵的瞬间,冷悠然一直压制的火气终于爆发了。

    无论那些生气是不是对冷悠梵有帮助,她都不会让那种连佛光都能污染的东西进入自家哥哥的身体之中,更何况,木灵早就说过,这荼蘼花,妖气已生,虽然她一直没有在这些花藤之上感觉到明显的妖气,但是那佛光之中的点点红色却不是假的。

    冷悠然怒哼一声,转身便向着来路而去,她现在一点儿都不想看到这荼蘼花。

    荼蘼花藤见此,无数枝蔓迅速的挡住了洞口,想阻住冷悠然的去路,息壤却在此时蹦了过来,一道土黄色的光圈迅速包裹住了冷悠然和它自己,在无数荼蘼花藤缠绕过来之前渐渐没入了地面。

    待到这一人一兔再次从地底下冒出来的时候,冷悠然的面前再次出现了冷悠梵那被两色火光包裹的身影。

    “主人。”息壤蹦到冷悠然怀里,用兔子头蹭了蹭冷悠然。

    “息壤,你说我要不要找人来看看那个佛修呢?”冷悠然揉了揉息壤的脑袋,喃喃道。

    “主人,那荼蘼花执念已深,就像当年你见到木灵的时候,它很危险。而且,荼蘼花本就是属于上界之物,如果那秃头死了,这株背负着万千生灵性命的荼蘼花必然会成为祸患的。

    我观那秃头虽然佛光之中有了污迹,但他身上的佛光却并不弱,如果他能醒来,这荼蘼花便有了约束,或许他以后都要背负着这些因果,但是总比那荼蘼花彻底化为妖物来的强。”息壤的兔子嘴一张一合。

    这还是冷悠然第一次见这兔子这么正经的说这么多的话。

    冷悠然闻言沉默了下来,不要说那佛修死了之后,就现在看来,那荼蘼花也是一个巨大的祸患,只是,那佛修身上背负的性命实在太多,她也怕被牵连,或许以前她还不觉得,可是自从结婴之后,她对这天地间微妙的联系体悟的更为深刻,如果她只是孑然一身,那么无论有何后果,她一力承担便是,可是……

    冷悠然望向了那还在与异火较量的冷悠梵,她的身边有太多她所在乎的人了。

    “外公,我要如何做呢?”冷悠然抓着手里的两枚玉简,一时游移不定了起来。

    “外公?”万俟静初的声音自其中一枚玉简之中传了出来。

    (⊙o⊙)

    冷悠然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惊了一下,然后望向手中那闪烁着亮光的玉简,一时有些发懵,这……是自己连通的?冷悠然疑惑的望了望身边的兔子。

    息壤看着冷悠然那疑惑不解的眼神,抬爪捂住眼睛,它怎么觉得主人自从遇到那棵花之后真的变蠢了好多,难道,那花香真的对脑子不好?思及此,息壤的一对兔爪瞬间穿透了石室的地砖,不一会儿,抓了两爪湿泥出来,直接糊在了自己的鼻子上面。

    “发生什么事情了?”万俟静初淡漠没有任何起伏的声音再次响起,却让冷悠然奇迹般的觉得起伏的心绪一静,她想了想,便把关于荼蘼花和那佛修的事情说了一遍,更是把自己纠结的问题问了出来。

    “你在想什么东西?那因果与你何干,你与那佛修修炼的道本就不同,佛修注重因果,普通修士却不在意这些,修炼一途本就是逆天而行,吾辈历来遵从的是天道承负。”

    “可承负不就是因果么?”冷悠然的一张小脸此时已经纠结在了一起。

    “承负是因果,可所讲究的也不单单是因果,你只需遵从本心便可,只要这出发点不是为恶念所导,又何惧那因果?你近来于修为之上是否都没有存进?”

    “呃……”冷悠然闻言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修为,似乎从结婴之后,自己只有真元上的增加,可那增加进来的真元却也是进进出出,保持着一种诡异的平衡,真的如万俟静初所言,没有存进。

    “此番事了,你需安心闭关一段时间了。”万俟静初话落之后便切断了联系。

    冷悠然瘪瘪嘴,所以,他是什么意思?遵从本心么?可是自己也好矛盾有没有,那佛修身上背着那么多的性命……

    “主人,可是准备寻找那位圣僧?”一直安静坐在一边的疾风突然开口。

    “对啊!可是……”冷悠然挠挠头。

    “主人啊!那圣僧来了救不救是他的事情,与你何干?那本就是他佛门中人,你通知了他又如何?你不通知他又当如何?”疾风话落之后便没有再说话了。

    冷悠然却是愣住了,对哦,那人是佛修,她通知一下慧灵不过是把佛修的事情告诉他罢了,他救不救人干自己屁事?那自己纠结了这么半天到底是图什么呀?

    被自己蠢哭了的冷悠然,收起了万俟静初的玉简,抓着慧灵的玉简,便不再犹豫,一股脑的把这边的事情倒进了玉简之中。

    玉简的另一边,慧灵听着冷悠然絮絮叨叨的讲述,眉头紧蹙,他第一时间想到的也是那人身上背负的因果。

    “怎么?你们不是讲究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么?那可是多少人的性命呢!”

    慧灵闻言望向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嘴角微抽,他这边刚刚收到冷悠然那丫头的传音,万俟静初就出现了,这事情里如果没有万俟静初的掺和,他立刻还俗!

    “阿弥陀佛。”

    万俟静初看着慧灵挑了挑眉,唇角微勾,只觉得能看到慧灵脸上的纠结,很是难得,所以也不管慧灵的冷眼,直接招了一个蒲团过来,与慧灵相对而坐,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慧灵脸上变换不断的颜色。

    直到慧灵取过玉简,要了冷悠然所在的位置之后,消失在原地,万俟静初才缓步走出了慧灵所在的禅房,在一众大小佛修不解的目光之下,跑到菩提树下撸了一把叶子之后才闪身离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