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算计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冷悠然望着那荼蘼花藤之下的佛修足足愣了半饷,只觉得如若这要放在世俗界,这人只是这么简单的盘膝一坐就会招来信徒无数了吧?

    “这是你的主人?”冷悠然话落之后便有些后悔,虽然这荼蘼花能与木灵沟通,能听懂她的话,可她却弄不明白这荼蘼花所言。

    却不曾想,待她话落之后,周围的荼蘼花藤突然细细索索的扭动了起来,不一会儿,一个身段婀娜的女子被那花藤凝聚而成,一道不辨男女的声音响起,“那是我的主人,还请你救救他。”

    冷悠然错愕的看着这由花藤凝聚而成的人形,心里划过一丝怪异,才向着那盘坐的佛修走了过去。

    走到近前,冷悠然才发现,那自佛修周身散发出来的佛光似乎有些不对,待到细看,才发现,那本来应该是金色的佛光之中,居然夹杂着点点红光,这……

    冷悠然看了看那缠绕在佛修四肢之上的荼蘼花藤,这花藤很细很细,却比周围的所有花藤都要翠绿,也正是因为这翠绿的颜色,冷悠然瞬间就看到了那自花藤之中流入这佛修体内的淡红之色,不用想,那应该便是这花藤从外面那些“干尸”体内汲取而来的生气了。

    一番查看下来,冷悠然眉头紧蹙。

    这佛修不但身体中存在一种很是奇怪的毒素在吞噬他的生机,体内更是留存着一股连他自身佛气都不能全然压制的阴气时时毁坏着他的身体,他的神识也受到了重创,不得不说如果不是这荼蘼花一直用非常手段维系着这佛修的生命,只怕这人早就死了。

    更有甚者,就他体内的那股阴气来看,这佛修死后估计连金身都不会留下,这是有多大的仇怨才会让人如此对待这佛修啊?

    冷悠然心下微叹,修习佛法之人最讲究一个因果,这佛修不知在这里呆了多久,这荼蘼花更是不知道用了多少生灵的性命维持着这佛修一息尚存的状态,虽然那阴气冷悠然无法,可那毒和这人的神识,她还可以给些丹药试试,只是她如果帮了这人,后果会是如何,冷悠然真的不敢想象。

    “你主人不但中毒,而且神识受损,最要命的是他体内的阴气,那阴气连他自己本身的佛气都无法压制,我的修为不够,怕是救不了他。”冷悠然沉吟片刻才说道。

    那四周的荼蘼花藤在冷悠然话落之后忽然扬起周围的藤蔓,层层包裹住了那佛修,一条藤蔓如同利剑一般,向着冷悠然的方向激射而来。

    “骗子!”一声扭曲的吼声之后,冷悠然只觉得自己耳膜被震的生疼,望着突然暴起的荼蘼花藤,冷悠然只觉心中的怪异感更深了几分,她当初不过是答应这花藤试试能不能救,怎么她就成骗子了?

    “你主人什么修为?我什么修为?你不知道吗?他都压制不了的阴气,我如何帮忙?”冷悠然一边努力解释,一边唤出灵剑抵挡着那来自四面八方的花藤攻击,只是这花藤的坚韧程度着实可怕,在那隧道里的花藤还能与冷悠然的灵剑擦出火花,而这大厅之内的花藤,却在几次交手下来之后,连冷悠然包裹在灵剑之上的真元都被这花藤震散了许多。

    息壤睁着一双无辜的兔子眼,看着前一刻还在聊天,后一刻就打起来的一人一花,向着来路蹦了蹦,随爪摘了一朵荼蘼花再次啃了起来。

    冷悠然看着自己身上被花藤抽出的道道伤痕,只觉得这样下去自己非得让这不讲理的东西抽死不可,只能一边招架,一边想办法,那佛修她是真的无能为力,不过,自己不行不代表别的佛修不行。

    就在她这么一走神的瞬间,一条花藤直冲她的心脏刺了过来,而她的身后更是被无数密密麻麻的花藤阻挡,眼见退无可退,冷悠然急急开口。

    “你还救不救你主人了?我要是死了,你别想知道什么人能救他了!”这一刻面对生死,冷悠然毅然决然的准备把慧灵那厮拖下水。

    荼蘼花藤在听到冷悠然的话后,突然停了下来,那刺向冷悠然心脏位置的花藤“呛”的一声撞在一个土黄色的小巧盾牌之上,软了下去,冷悠然的心神瞬间一凛,看着胸前那突然出现的小巧盾牌,再转过头去,就看到息壤那货一只爪子此时正指着她这边,一只爪子还捧着一朵被啃了一半的荼蘼花。

    “你说!”荼蘼花藤的声音自四面八方传来,而周围的那些藤蔓却没有散去。

    “那佛修不是你主人么?你不知道阴气只有佛气才能克制的么?你看我这一脑袋的头发哪里像佛修了???”冷悠然提剑狠狠扫开面前指着她的数根藤蔓,怒道。MD要不是息壤那兔子帮她挡这一下,说不定她就重伤了。

    那些藤蔓,在冷悠然一通怒吼之下,向后退了退。

    “可是,可是你身边有木灵。木灵花是疗伤圣物,我以为……”荼蘼花藤那不辨雌雄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

    “你以为,你以为,你知不知道你主人是佛修?你用无数生灵的生气给他留了一口气,你知不知道就算他活过来,那之后的因果都要他去承担?”冷悠然气怒之下把自己的担忧都吼了出来。

    吼过之后,冷悠然像是突然想明白了什么一般,看向周围在听到这话之后明显颤抖了起来的荼蘼花藤,她看着那些颤抖的藤蔓,望了那从新凝聚起来的女子。

    这一刻,冷悠然突然冷静了下来,开口说道:

    “木灵救不了他,那阴气一日不除,他就一日都好不了。

    而且实话告诉你,你用这种方法给他续命,本就对他周身的佛气产生了不好的影响,此消彼长之下,那阴气更胜,佛气渐弱,我最多只能找个人来帮你想办法,成与不成更是全无把握。

    你要是觉得我都是骗你的,我也不惧,大不了一拍两散,之前外面那人自爆的威力如何我想你也知道,就是豁出去我性命不要,到了那一刻我也会拖你主人给我陪葬!”

    冷悠然眸色清冷的望着对面的荼蘼花藤,之前它突然暴起自己来不及细想,现在看来,只怕这货早就知道自己无法救它主人。

    它发现荼蘼花的花香奈何不了自己,自己更是寻找哥哥心切,便刻意用它救主之事引得自己与它做了交易,送了自己去见哥哥,引了自己来到此处,不但是打算把自己当成花肥,只怕它的目的从见到木灵开始的时候便是木灵了,要不然这一直装死的荼蘼花,干嘛偏偏在木灵出现之后表现出了能与人沟通的能力呢?

    它是想用木灵那庞大的木系生命之力为她那主人续命啊!

    想通了这一切,冷悠然自嘲的勾起了嘴角,没想到,自己居然被这花给算计了,还傻傻的送上了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