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试探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出发前往传承之地的日子最终在冷敬业与长老们多次商谈之后定了下来,而冷悠麟的名字也赫然在列,长老们对此只是交头接耳了片刻,也就通过了,毕竟冷悠麟是家主一脉最有天赋的一个后辈,他不出事或者得到传承,之于他们没有什么变化,可如果他要是出了事情,那么未来家主之位可能就会降临在诸位长老的后辈身上,他们对此还是乐见其成。

    冷悠麟站在自家祖父身后看着一屋子对自己安全反复叮嘱的长老,只觉得心寒,如果他们真的担心自己的安危,为什么没有一个人阻拦呢?

    冷悠然那边则是被自家老爹拎到面前,耳提面命了一番,看着突然变得絮絮叨叨的冷寒,冷悠然心下微暖。

    “爹,我知道了!无论如何自己的安全最重要!”冷悠然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唉……”冷寒看着自从知道自己要回宗门就好开心的闺女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唐鑫业,照顾好你师姐!”

    唐鑫业看了看自家师傅,又看了看冷悠然,无语望天,他还在结丹期蹦跶呢!谁能告诉他,他要怎么照顾已经元婴期的冷悠然?

    “师弟!悠然自己会小心的,你还是明天在他们出发后,老老实实随我回宗门吧!”木琳琅看着把冷悠然这么个丫头当娇花一样看待的师弟有些无奈道。

    “爹,你回去记得多去看看娘亲。”冷悠然突然插进来的一句话,让冷寒的面色瞬间一僵。

    “爹呀!娘她也知道错了,你们这一闹就是上百年,你这么憋着不累么?这气你要生到哪天算完?”冷悠然再接再厉道。

    木琳琅见此,直接起身拎起满眼八卦光芒的唐鑫业直接走了出去。

    冷寒见木琳琅和唐鑫业都离开了才开口道:“悠然,你娘她……我不是生她的气,我是气自己。你外公于我其实比你祖父更像是一个父亲,可你娘她,你不知道,当年看着你外公被你娘气的那个样子,我……”

    “我知道娘的问题很多,可爹啊!娘这个性子是怎么来的?还不是你跟外公还有师伯们宠惯出来的么?你们什么事情都不跟娘亲说,那她就会听别人去说。娘亲虽然有时候挺傻,可她是信你和外公多?还是信别人多?”

    其实这些话冷悠然早就想说,只是自家外公那边她这么说不合适,面对自己亲爹就没那么多顾忌了。

    冷寒闻言微愣,诧异的看了一眼自家闺女。

    冷悠然见自家老爹的表情,干脆坐到他身边,一手搭在自家老爹的肩膀上,哥俩好似的,开口道:“你都不知道,这次娘亲见到我的时候哭的可惨了。她怕你被外面的小妖精给勾搭跑了呢!”

    “啪!”冷悠然的胳膊被冷寒从自己肩膀上扔了下去,脑袋上更是被冷寒狠狠的抽了一巴掌。

    “你胡说八道什么?去去去,再去把自己的东西整理一遍,这次还不知道要在那山上停留多久呢!”冷寒直接起身,拎着自家闺女的后衣领把她弄到了门外。

    冷悠然看着那被自家老爹直接轰然关上的大门,摸了摸鼻子,她说错什么了呀?

    待到她转过身来,就看到了远处探头探脑的唐鑫业,想到自己给那厮准备好的卷轴,冷悠然回望了一眼身后的紧闭的房门,瘪了瘪嘴,向着唐鑫业走了过去。

    次日,冷悠然看到站在出发队伍中的五长老以及冷悠麟之时,扭头看了看站在台阶之上的冷敬业和大长老,与唐鑫业对视了一眼,各自唤出了自己的飞剑,跟在了冷家这只队伍的后面。

    木琳琅和冷寒则是御剑站的远远的,直到冷悠然和唐鑫业的身影消失,两人才御剑向着水月城而去。

    冷敬业第一时间注意到了离开的两人,眯了眯眼,却没有说什么。

    大长老则是在所有人都离开之后,转身回了自己的闭关室,吩咐了外面的人自己准备闭关之后,大长老便盘膝坐了下来。

    ……

    冷悠然随着冷家一行人御剑飞行了一天,直到黄昏时分,他们才接近了一处苍翠的密林,远远看去,密林深处屹立着一座高耸的独峰。

    五长老吩咐众人扎营,等到第二天再进林子。

    唐鑫业看着那独峰拉了拉冷悠然,“你觉不觉得,那山感觉怪怪的?”

    冷悠然闻言,收回了四处打量的目光,顺着唐鑫业所指看去,只觉得这山看上去很突兀,好像是被人刻意戳在那里似的。

    “先扎帐篷吧!那山早晚我们都会过去看个清楚的。今晚你好好休息。”

    唐鑫业看了冷悠然一眼,便点了点头,跟在她身边,等冷悠然取出了帐篷安置好,他才紧挨着冷悠然的帐篷旁边,整理了一处空地,开始搭建自己的帐篷。

    眼看着太阳落山,营地中升起了一丛丛篝火,冷悠然与唐鑫业坐在一处,看着那些围坐在一起说话的冷家子弟。

    “悠然,他们似乎都得了什么吩咐。”唐鑫业拿着一根树枝,戳进篝火中点燃。

    “我们跟他们毕竟不同,不用在意就是了。”冷悠然对此到是能理解,就凭这冷家人对他们的防备,有人主动过来搭话才奇怪。

    “悠然妹妹。”冷悠然的想法刚刚落下,一个说不上年轻的男子走了过来,坐在了冷悠然与唐鑫业之间。

    冷悠然闻听那人的称呼,嘴角一抽,这人光看面相就大概奔着三十岁开外了,用神识一扫,好么,已经快三百岁的人了,这一声妹妹叫的冷悠然感觉怪怪的。

    那男人看着冷悠然两人只是看着他并不说话,也不以为意,自顾自的自我介绍道:“我叫冷悠荣,是三长老那一支的,这位兄弟叫什么?”

    “堂兄。”冷悠然点了点头。

    唐鑫业本以为冷悠然会介绍一下他,不成想,冷悠然只称呼了面前之人一声堂兄便没了下文,只能吹灭了手上把玩的树枝,说道:“我叫唐鑫业,冷寒是我师傅。”

    “原来是寒族叔的高徒,真是让人羡慕啊!”男子笑呵呵的向着唐鑫业拱了拱手。

    冷悠然看了看对面的男人,心下了然,这人怕是奔着唐鑫业来的,那三长老可不就是管理着冷家大小的生意么。

    唐鑫业虽然离家多年,但是有些生而俱来的东西却一直深埋在他骨子里,虽然不知道这冷悠荣的背景,但是只是聊了几句便也明白了过来,这人只怕目的不在冷悠然,也不在他,而是在他身后的唐家。

    想明白这些,唐鑫业便也放开了与冷悠荣聊了不少。

    直到月上中天,冷悠荣离开之后才惊觉,虽然唐鑫业与他聊的看似很投契,却并没有什么实质的东西在里面,这一晚上,都是东拉西扯过来的,反而被他套知了不少关于冷家的生意往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