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瞬移卷轴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你想好了?要自己去寻你哥哥?”冷寒看着自家闺女问道。

    “爹,我想好了。我去寻哥哥,您还是随师伯回宗门吧!这样也能回去帮帮外公。”

    冷寒闻言沉吟了片刻,无奈的看了看自己师兄,又看了看自己闺女,最终还是妥协了。

    “那我就跟你说说寻你哥哥的事情。”

    原来,之所以冷寒这一寻人就是这么多年,是因为当年冷家发现的那处先人洞府不见了,说是不见其实也不恰当,更准确的说是那山还是那山,却再也无从寻到洞府的入口,最开始冷家和他也是怀疑是阵法什么的造成的,可是无论怎么寻找都找不到阵法的痕迹,所以只能搜山,那山虽然是一座独峰但是面积也是不小,更诡异的是,在这些年的搜寻之中还有人不断的在那山上消失。

    时间久了,冷家的人虽然还没有放弃,但是愿意去的人却越来越少,也只是上面的家主和长老们压着,否则估计已经没有人再去寻那什么洞府了。

    冷悠然听过冷寒的解说之后,眉头紧蹙,她怎么觉得,这事跟鬼故事似的呢?

    “爹,那山上真的是洞府么?”冷悠然总有种奇怪的感觉,那就是他们找到的不一定是什么仙人洞府,至于是什么就待议了。

    “你祖父他们说是,但是我在那山上山下寻了多年,除了见识到一些人在前面走着走着就失去了踪影之外,却从来没有见过半点洞府的痕迹。”冷寒叹息了一声说道。

    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屋内几人相视一眼,木琳琅挥手撤下了自己的结界,衣袖一挥,大门敞开,就见冷敬业身边的管家出现在了门外。

    “二爷,家主听说您回来了,请您过去。”那管家扫了屋内众人一眼,对着冷寒说道。

    “你先去吧!我随后就到。”冷寒说道。

    那管家看了看冷寒,又看了看冷悠然几人,才转身离开。

    冷悠然看着那管家离开的背影,眯了眯眼睛,才对着冷寒说道:“爹,你有没有问过那洞府是如何发现的,或者是被谁发现的?”

    冷寒闻言一愣,摇了摇头。

    “您还是问问吧!我怎么觉得你们在那山上找的不像是洞府呢?而且不是说哥哥当年是被请来破解洞府的阵法的么?那洞府在哪?阵法在哪?爹你去寻过没有?”

    “去了,可是那里什么都没有,给我带路的人说,当年的痕迹也随着那洞府的消失而消失了。”

    一直在旁边听着的木琳琅此时也是眉头紧蹙,这和当年那来宗门传信的人所说的又有不同。

    几人又说了几句,冷寒才去往冷敬业的书房。

    冷悠然却没走而是与木琳琅对视良久。

    “你要干嘛?说吧!”木琳琅叹了口气说道。

    “我想请师伯帮我炼制点儿东西。”冷悠然话落,取出了一卷灵纸,几块灵矿,还有一张被她抄写好的炼制方法,摆在了木琳琅的面前。

    “这是什么?”木琳琅拿起那写着炼制方法的纸看了半晌,才蹙眉问道。

    “您就说您能不能炼吧?”冷悠然抿抿唇,并不打算告诉木琳琅这是什么。

    “把这矿石融入灵纸之中……?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炼制方法,只能试试,成不成功就不好说了。”

    木琳琅说着低头认真的看着那炼制方法,片刻之后,才祭出真火,一点点的包裹住一张灵纸,慢慢控制着真火把灵纸凝聚成适当的大小,冷悠然看着砸了咂嘴,果然这会炼器的,跟她这个二把刀就是不一样,她也曾试过凝聚灵纸的大小,可没有一次成功过。

    时间眨眼过去了一个时辰,经过两次尝试失败后的第一张融入了灵矿石之后的成品摆在了冷悠然的面前,她抚了抚那闪烁着金属光泽似布似纸的成品,取出灵笔,和一盘混合好的兽血朱砂,在木琳琅满目不解之下,运起真元于笔尖,沾了兽血朱砂,开始在灵纸之上绘制了起来。

    不多会儿,一副繁杂的阵图裹挟着符文出现在了灵纸之上,直到最后一笔安然绘制完成,冷悠然才擦了擦额头上渗出的汗水,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成功了,虽然这图自己早已练习了不知道多少遍了,这却是第一次真真正正的绘制,能够成功也让她自己意外了一把。

    冷悠然认真的又欣赏了一遍自己的作品,然后放出神识,在木琳琅惊诧不已的眼神之下,那绘制好的纹路,在冷悠然神识的一点点融入下,慢慢闪烁起了点点光芒,直到所有图案全部亮起之后,冷悠然才有些脸色苍白的收回了神识,第一时间闭目默念起了炼神决。

    木琳琅看了看冷悠然那苍白的脸色蹙了蹙眉头,这丫头的每一步分开来他都看明白了,可这些合在一起造出来的成品他却怎么也不明白是坐什么用的。

    又是半个时辰过去,冷悠然睁开了眼睛,精神还是有些疲惫,看来以她现在神识上的修为,这定向的瞬移卷轴只能应急,不能储备了,冷悠然暗叹了一声可惜,才拿起面前的成品喜滋滋的端详了起来。

    “这是什么东西?”木琳琅问道。

    “好东西!师伯,快多给我炼制几张。”冷悠然笑了笑催促道。

    “你还要画?如果我没看错,这东西对于神识的消耗极大,你不要命了?”木琳琅难得的严肃道。

    “我今天不画了,休息休息再说,但是这纸我炼制不了,师伯你帮我多做几张,我留着备用,好不好?”冷悠然眨眨眼,可怜兮兮的望着木琳琅说道。

    “真不画了?”木琳琅不放心的问道。

    “嗯,真不画了,我可是惜命的很!这张就送给师伯了,遇到危险的时候师伯用自己的真元把它震碎就知道效果了。对了,貌似这东西应该挺结实的,师伯斟酌着来吧!我之前也没用过。”冷悠然欢快的说完,就坐等木琳琅开工。

    木琳琅狐疑的拿起那张冷悠然绘制的卷轴,想了想还是收了起来,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是留起来研究研究还是可以的,至于遇到危险什么的用这个,他压根儿没当回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