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公事公办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木琳琅话落之后,屋子里瞬间响起了各种窃窃私语的声音,在座的几位老者更是表情不一,但唯一相同的却都是对冷悠然寻找冷悠梵一事的不赞同。

    “欧宗主怎么能让一个孩子去寻人呢?我们冷家这次派出去了不少高手,可是却都没寻到,如果这孩子再出了问题,可如何是好?”一名坐在木琳琅对面的老者在与身边几人嘀嘀咕咕了一阵之后开口道。

    木琳琅闻言看了那老者一眼,转而望向冷敬业,“这是家师的意思,不知道冷家主的意思……?”

    “琳琅啊,不是我拦着,可这……悠梵是我孙子,悠然也是我孙女啊!我已经失踪了一个孙子,怎么好再让悠然去冒险呢?”冷敬业此时满面的担忧,说的也算是情真意切了,可听在冷悠然的耳朵里,却满不是那么回事。

    不说冷悠梵失踪已经将近百年,就说他们之前那些掩盖的手段,以及这满屋子的长老此时防贼一样的架势,他们哪里是不舍得她去冒险寻人,根本是怕飘渺宗把那先人洞府给收入囊中,让他们连汤都没得喝,既然如此当初干嘛去寻了自家哥哥来帮忙?

    “悠然,你怎么说?”木琳琅此时敛下眼眸问道。

    “具体情况,我还不清楚,我得先见见我爹才成!另外,寻找哥哥这事虽然是我们一家的私事,可哥哥毕竟是宗门的亲传弟子,此次前来寻人也是外公交给我的任务,宗门的任务是一定要完成的,还望冷家主能够配合。”冷悠然一板一眼的说道。

    冷敬业闻听此言脸色瞬间阴沉了起来,冷悠然如此公事公办的口吻让他心中的火气蹭蹭的往上涨,本来好好的私事,瞬间被这倒霉孩子给上升成了宗门任务。

    他冷家是什么?

    是飘渺宗的附属家族。

    宗门任务是必须要配合的。

    唐鑫业听了这话砸了咂嘴,果然冷悠然在面对冷家这些人的时候还是一如既往的凶残,这些年下来,他都差点儿忘了当年甄选秘境中那个凶残的丫头了。

    “冷悠然!家主也是你祖父,你不要太过分了!”这时一个容颜艳丽的女子跳了出来,指着冷悠然的鼻子叫嚷道。

    冷悠然看着这女子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这谁啊?她认识她么?

    “那是冷悠优,当年……外门……”唐鑫业一看冷悠然那表情就知道她根本没认出面前这人是谁,好心提醒道。

    冷悠然蹙眉看了那女子片刻,才算是想了起来,然后顺着冷悠优往后捋了捋果然看到了几个眼熟的人。

    “多年不见,还是这么蠢!冷悠麟!你可还记得当年甄选之时我跟你说过什么?”冷悠然最后把目光定格在了一直站在一侧仿似局外人一般的冷悠麟身上,与此同时,铺天盖地的元婴期威压也被她砸落在了冷悠优的身上。

    冷悠优被冷悠然毫不留手的威压直接压得喷出了一口血,一个女子在此时一声惊呼,冲到了冷悠优身旁,撑起自己那不过结丹的修为,护住了冷悠优,自己也是脸色越来越苍白。

    冷悠麟则是在冷悠然释放出元婴威压之时,瞳孔狠狠的一缩,不由自主的倒退了一步。

    “冷悠然!”冷敬业见自己喜爱的两个孩子如此此时也是坐不住了,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冷家主,你们冷家的小辈可是越来越无礼了,咱们商讨的可是宗门的任务,哪里有她随意插嘴的份儿?”木琳琅笑呵呵的开口道。

    冷敬业闻言,一张老脸瞬间涨的通红,他们这种附属家族,宗门的利益才是终极利益,冷悠然对自己说的话虽然站在自家人的角度看似不妥,但是站在宗门利益的面前,那就什么问题都没有,毕竟冷悠然此次来冷家代表的是宗门。

    更何况冷悠然从出生就是飘渺宗的人,不是冷家的人,支持在她背后的也从来都不是冷家,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对冷悠然一声声的家主无法反驳。

    想清楚这些,冷敬业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头的怒火,狠狠的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两个女人,才开口道:“既然是宗门的任务,我们冷家自然是要全力配合,如此还请几位容我几日,做些安排,也顺便把冷寒给叫回来。”

    “如此就再好不过了。”木琳琅笑着点了点头。

    ……

    客院,唐鑫业看着木琳琅自顾自的去找了个房间修炼,才凑到冷悠然跟前,“悠然,虽然咱们明面上不惧怕冷家,但是这么做会不会让他们对咱们生出不好的心思来?”

    “我本来也不打算这么做的,可你看那一屋子的长老,包括我那好祖父,他们注重的从来都不是我哥哥的死活而是那先人遗迹里面的东西。更何况你以为我不这么做,他们就不会因为那遗迹里面的东西对咱们下手了?还记得咱们在外门时候的事情么?这冷家的小心思其实从来都没有收敛过。”

    “悠然,你也是冷家的人啊!”唐鑫业抓了抓头,也不怪他转不过弯来,他毕竟是从唐家走出来的,从小接受的都是家族利益的教育,虽然这百多年来一直在宗门之中成长,但是有些根深蒂固的东西,还是需要一些事情慢慢来消磨的。

    “那我问你,我可受过冷家一天的栽培?我可吃过冷家一粒灵米?”冷悠然无奈的看向唐鑫业,其实她除了姓冷之外,按照这修真界注重传承的规矩来算,真的跟冷家没有什么关系。如果硬要牵扯的话,那就只有血缘了,可自家哥哥跟冷家也有血缘,他们又是怎么做的呢?

    “那你爹呢?”唐鑫业又问。

    “等他回来就让师伯把他弄回去,我娘一个人在宗门我始终不放心。”

    “你是打算……”唐鑫业瞬间瞪大了眼睛,望向冷悠然,这妮子果然狠,不单单是对冷家人,对自己也同样狠,他师傅冷寒是冷悠然目前与冷家牵连最深的人,如果冷寒被木琳琅弄了回去,那么冷家与冷悠然之间那可真就是公事公办的关系了,到时候,如果真出了什么事情,只怕也不会有人来搭把手了。

    “悠然啊!你这是让我陪着你来送死么?”唐鑫业可怜兮兮的望向了冷悠然说道。

    “不要那么悲观嘛,万一冷家人看在我外公的面子上,不敢动我们呢?”冷悠然笑嘻嘻的拍了拍唐鑫业的肩膀说道。

    唐鑫业看着冷悠然的样子,心里就是一番苦笑,如果宗主大人的面子真那么好使,只怕他那位师兄冷悠梵也不会至今下落不明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