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到达水月城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水月城是一座坐落于中州东部的中型城市,这里算不上繁华,也算不上人烟稀少,总的来说就是一个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地方。

    随着传送阵光芒的落下,木琳琅带着冷悠然和唐鑫业走出了传送阵。

    城主府负责传送阵的管事,在看到三人那飘渺宗弟子袍服之时,明显一愣,迅速招了一人嘀咕了两句,才迎了上来。

    这一切木琳琅三人尽收眼底,却都没吭声,早些时候冷悠然就知道了,这水月城的城主,便是冷家之人,真要论起辈分来,她还要称呼人家一声族叔。

    “哎呀,三位宗门前辈,真是稀客啊!小人已经派人去通知城主了。三位请!三位请!”那管事挂着一脸阿谀的谄媚笑容热情的迎了上前。

    木琳琅可不同于莫青州那副温文尔雅的做派,他看都懒得看那管事一眼,直接带着冷悠然两个大步流星的向着城主府的客厅而去,可见这里他不是一般的熟。

    冷悠然看着走在前面的木琳琅,和那被甩在后面一脸懵逼的城主府管事,嘴角微抽,当莫青州告诉她,让木琳琅送她和唐鑫业来的时候,她以为她懂了莫青州的用意,不过现在看来,只怕自己当时还是没懂。

    就在冷悠然沉思莫青州的用意之时,他们一行人已经来到了城主府的客厅前,与那匆匆出迎的城主正好撞上。

    “哎呀!这不是木师兄么?好久不见,好久不见啊!师兄快快里面请。”

    冷悠然闻声望去,瞬间睁大了眼睛。这人怎么胖成这样?就连唐鑫业看着这迎出来的胖城主,人也有点儿发呆。

    其实这也不能怪他们,毕竟修真之人一般都是体型匀称的居多,大多数人最多只能称之为魁梧,再不济就是有点儿肚子,却真的和胖搭不上边儿,可眼前这位城主却不然,他那是真的胖,虽然走路不喘,但那一身肥肉却是随着他每走一步都要颤一颤的,看的冷悠然这个平时无肉不欢的主,都瞬间升起了一股油腻之感。

    “冷柏,你是不是又胖了?”木琳琅嫌弃的看了面前的胖城主一眼说道。

    冷柏则是满不在乎的拍了拍自己的肚子,笑哈哈的说道:“可不是么!当年你们都笑话我瘦弱,现在你们谁能比的过我?”

    “你倒是想的开,当年好好的一个天才,怎么就弄成了这幅样子?”木琳琅摇了摇头,率先迈进了客厅,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

    冷悠然与唐鑫业闻言相视一眼,紧随着木琳琅的脚步进了客厅,侍立在木琳琅的身后。

    “天才有什么好?那条条框框的太多,哪里有我现在自在。”冷柏跟在后面不以为然的的说道。

    “那你修为呢?你看看我!你再看看你自己!”木琳琅毫无形象的摊在椅子里面说道。

    “急什么!又不是修为不涨了,不就是慢点儿么!”冷柏说着,直接坐在了客厅之中那把加大号的椅子之上,看了冷悠然两人一眼问道:“木师兄来我这水月城是有什么事情?”

    “还不是你们家闹的事情,我师弟呢?”木琳琅白了一眼冷柏说道。

    冷柏闻言瞬间收敛了笑意,抬手挥退了厅中的下人,还给这客厅里加了一层结界,才说道:“冷寒在族里呢!不知宗门中是什么意思?”

    “悠然,还不见过你族叔。”木琳琅此时抬眸望着冷柏,对冷悠然说道。

    冷悠然看了看木琳琅,又看了看冷柏,才上前两步,向着冷柏躬身一礼,“冷悠然见过族叔。”

    “嘶……”冷柏习惯性的用神识扫了一下冷悠然的修为,然后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丫头,也不过百来岁的样子,居然就已经结婴,在一联想曾经听到的一些传言,便更加确定冷悠然的身份了。

    “木师兄,这是……?”冷柏胖的已经眯起的眼睛转了转,看向木琳琅问道。

    “你们家弄丢的那是她亲哥哥,她之前一直在外面历练,回来之后听说亲哥哥出了事情,闹得我师傅是不得安宁,这不,我尊从师父他老人家的嘱托把人给你们送来了。后面的事情,就交给这丫头了。”木琳琅状似无奈的看了冷悠然一眼,才对着冷柏说道。

    冷柏闻言,又细细看了冷悠然一眼,虽然看上去是个文文静静的姑娘,不过族中的那几个也看着文静,做出来的事情,却一个赛着一个的彪悍,可见这人是不可貌相的。

    再联系木琳琅话中的意思,冷柏也算是明白了。

    这位从小就长在宗门之中的冷家嫡系小姐,那可是缥缈宗宗主的心尖尖,现在被木琳琅送到了这水月城,她能闹得飘渺宗宗主不得安宁,就也能闹得他这小小的水月城翻了天,说白了,木琳琅的这番话,就是飘渺宗给冷家以及水月城的警告,要是这丫头在水月城以及冷家再有个万一,怕是以后这中州地面上,都不会再有冷家以及水月城的存在了。

    冷柏的心思瞬间扭了不知道多少个弯弯,木琳琅却是不在乎,他的话已经铺垫出去了,如果这帮人还能再把冷悠然弄丢了,估计下次出马来这小小水月城的,估计就不是他们师兄弟几个,而是他们师傅了。

    想来这冷家就是再糊涂也不会任由事情发展到那一步的。

    唐鑫业听着自家师伯的那翻说辞,瞬间低下了头,肩膀可疑的微颤,别人他不知道,如果,这话要是扔在他们唐家,怕是一家子都得把冷悠然给供起来,谁愿意好好地得罪这么一个祖宗?活腻歪了不成?

    冷悠然则是暗中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木琳琅这事把她说成凶兽了吧?不过这样也挺好,鉴于她与冷家同辈的那些不可言说的恩怨,有了这话,只要她把她亲爹鼓捣回宗门,在这冷家估计她就是捅破了天,那帮老家伙也得捏着鼻子认了。

    “呃……”冷柏沉默了半饷,想跟冷悠然说些什么,一张嘴却卡了壳,迟疑了一下才说道:“悠然啊!你哥哥当年的事情,叔叔也不是很清楚,这事,你需得去族中问你祖父才好。不过你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来找叔叔,叔叔这边能帮的一定帮。”

    能帮的一定帮,帮不了的,那就另说了。

    冷悠然当然也听出来了,虽然这位族叔已经摆明了不想插手,但鉴于自家师伯与这位胖叔叔的熟稔程度,冷悠然到是没打算难为他,更何况她初到这水月城人生地不熟的也犯不着去招惹一个地头蛇,便笑呵呵的谢了冷柏的好意。

    木琳琅一直在旁边冷眼看着,也没说话,冷柏这人他还是有些了解的,虽然奸猾了一些,但是心不坏,只要冷悠然不要触动冷柏太多的利益,凭着冷柏与冷家一些人的过往,于冷家族地那边,冷柏不但不会坏事,没准还能成为冷悠然的助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