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莫青州的笑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冷悠然专注于面前沙蝎挥舞而过的巨钳,并没有注意身后的情况,而一直在与另一只沙蝎缠斗面向着冷悠然这边的乐秋霜却是注意到了李木的靠近。

    “冷师妹!小心!”乐秋霜那莺啼般的嗓音在这一瞬间的声嘶力竭下已经破了音。

    冷悠然闻声赫然回首,只是为时已晚,李木那健硕的身躯已经飞到她的面前,一个狠狠的撞击,把她直直撞向了沙蝎那挥落而下的巨钳。

    这钳子是沙蝎身上最坚硬的部位,半空之中的莫青州见此已经直冲了下来,而一直躲在旁边准备见机英雄救美的柴方却在这一瞬间怂了。

    冷悠然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距离那巨钳越来越近,她狠狠看向了已经停在那里不动的李木。

    “疾风!”

    疾风那硕大的身躯闪现,把冷悠然挡在了沙蝎攻击的外侧,一口叼住冷悠然去势不减的身体,翅膀一抖,飞上了半空。

    这一瞬间莫青州的攻击也到了,青色的风刃成十字形没入沙蝎的身体,待到冷悠然被疾风放落在地之时,那只圣兽级别的沙蝎已经碎成了四块儿。

    “悠然,没事吧?”莫青州上前,检查了一下冷悠然的情况。

    “呼呼……”冷悠然唇色有些发白,只摇了摇头,却没有说话,在这安然落地的一刻,她才感觉到了后怕。

    也是这一刻冷悠然才知道,什么TM劫后余生的狂喜都是扯淡,她现在脑子里留下的只有一片空白。

    疾风则是把鼻子凑近了冷悠然耸了耸,然后一双豹眸满是锋利的望向了还停留在半空之中傻愣愣的李木,口吐人言道:“老子吃了你!”

    “疾风!”冷悠然的声音还有些颤抖,回手一把抓住了疾风的毛发,抿了抿唇,直接扑上去抱住了疾风的脖子,有些脱力的靠在他身上。

    疾风没有再动,莫青州则是上前拍了拍冷悠然的肩膀,回望了一眼,那两个依旧悬于半空没有动过分毫的长老。

    “照顾好她。”莫青州看了疾风一眼,便踏剑升空而去。

    战斗很快结束,在莫青州的指挥之下,众人打扫过战场之后,便离开了这满是沙蝎残骸的区域。

    “悠然,你怎么样?”乐秋霜紧追到了疾风身侧,满眼担忧的望着那被疾风驮在背上的人。

    冷悠然从疾风背上滑下,拉着乐秋霜的手说道:“没事了,谢谢师姐。”

    “那人平日里与柴方走的颇近,你还是多加小心吧!”乐秋霜抿了抿唇压低声音说道。

    冷悠然则是摇了摇头,蹙着眉说道:“师姐,柴方那人你也知道,我不可能与他如何,这只有千日做贼的,哪里有千日防贼的。”

    “那你也得想办法让他死心才行。”乐秋霜也是追求者无数,于这一点上她还真就是过来人。

    冷悠然点了点头,可心里却明白,事情估计没有那么容易,毕竟这柴方于她的喜欢有些莫名其妙,怕就怕这中间还有些她不知道的事情掺杂其中。

    队伍末尾,自事情发生之后,李木就被弟子们给孤立了起来,无论这事他是有心还是无意,弟子们都不会与李木这样一个险些危害了他人性命的人来往,谁还会嫌弃自己的命长不成?

    顾宣和回望着一直低头沉默不语的李木,心下叹息,这样的事情在他进入宗门之后见的太多了,无根无萍的弟子们总是想用这样那样的办法巴结那些根基稳固的弟子,可是最终的结果,却多半成了牺牲品。

    他虽然同情李木,却也不会对他伸出援手,毕竟路是自己选的,落得这步田地又能怪谁呢?

    转过头,顾宣和又看到了前方那站在飞剑之上故作潇洒的柴方,他心下微沉,再看着那与乐秋霜走在一起的女子,顾宣和的眼中有微光闪过。

    因着经历了白天的一场战斗,傍晚的时候莫青州与两位长老商议,让弟子们找了个还算安全的地方扎营,对于白天的事情,两位长老虽然看的明明白白却是只字未提,那两方无论是谁都是他们不愿意得罪的,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当做不知了。

    他们想的挺好,可莫青州却不愿意放过这两人,“不知两位长老对于白天发生的事情可有什么想法?”

    “这……”

    “两位长老尽管直言,这里只有咱们三人。”莫青州仿似没有看到两位长老面上的难色一般,兀自品着那冷悠然孝敬的结香茶。

    “青州啊!这事儿我俩也不好开口啊!白天的事情你也见了,那柴方……”曲长老沉默了半饷,见莫青州是真的不打算就此揭过才有些犹豫着开了口。

    “是青州为难两位长老了,不过,晚辈还是想知道,这柴方因何被硬塞到我这一队当中的?”莫青州这一句晚辈,让两个长老脸色瞬间变了又变,他辈分上是晚辈不错,可这修真界历来都是用修为说话的,虽然被抬高了,可两位长老却谁也开心不起来。

    在莫青州话落之后,整个洞府的前厅之中陷入了安静之中,只有他不时喝茶的声音。

    长时间的静默,让霍长老咬了咬牙,最终还是开了口,说道:“柴方的情况,想必青州你也有所了解,此次跟在骆峰主身边而来的柴长老,正是他的二叔祖。

    柴家那边近年来资质突出的子弟越来越少,而权利的争斗却是愈演愈烈,柴家主也就是柴方的亲祖父想叫柴方这个资质上佳的晚辈回归家族,以安定人心。

    最好……最好能带一个身家背景都足以震慑族人的未来当家主母回去……”

    最后一句话霍长老越说声音越小,这事没有挑明之前他其实觉得这种算计还是挺稀松平常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话是自己说的,可这味道,却是越品越怪。

    “咣啷!”茶碗被莫青州直接扔在了手边的小几之上,在座的两个长老同时身子一颤,望向了莫青州。

    “柴峰主可知道?”莫青州笑问。

    “这……我们就不知道了。不过按照柴峰主的脾气来看,怕是不知。”曲长老擦了擦额头之上渗出的冷汗,莫青州的笑,是全宗闻名,只怕后面的事情有的磨了。

    “青州谢过两位长老直言。”莫青州起身就是向着两个长老一礼,见那两人从椅子上慌忙站起,才继续说道:

    “这死亡荒漠多艰险,悠然那孩子又年幼,还望在青州照顾不到的地方,请两位长老多看顾一二,这是那孩子自己制的茶,两位可以带回去慢慢品评。”

    莫青州话落,取出了两个小茶罐放在了身边的小几上,就走出了洞府,嘛,喝惯了那十万年结香树熏制的灵茶,怎么喝那普通的都不对味儿,送人挺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