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诡异的熟悉感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此时的冷悠然对上木月白那灼灼的目光真想抽自己一巴掌,叫你多嘴!

    “咳咳!”欧海恒实在看不过眼了,用力的开始嗽嗓子。

    可惜木月白根本不鸟他,还安慰冷悠然,“丫头不伤心昂~回头去爷爷那取些上品木灵石,相信小木灵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知道了,谢谢木爷爷,我还有事求您老呢!”冷悠然无法只能答应。

    “丫头你说。”木月白紧紧的抱着那装着木灵花的玉盒,笑眯眯的说道。

    “这次去秘境,我还得了一块息壤,想找娄峰主给哥哥炼一个空间。”冷悠然边说边取出了那个装着兔子粑粑的储物袋,把那颗拇指大的圆球倒在了木月白的手掌之上。

    ⊙▽⊙

    欧海恒此时终于想通了,活该这丫头被雷劈啊!!!

    “这么多?你都打算给娄宏那老小子?”木月白一手托着那颗兔子粑粑,两眼瞪的溜圆。

    “诶?多?”冷悠然不解的看着那颗拇指大小的息壤。

    “这么些够炼制十个空间的了。”欧海恒恨铁不成钢的一把拉过自家小外孙女,整个飘渺宗的藏宝库里都扒拉不出这么多息壤。

    在木月白和瓯海恒两人对着那颗息壤嘀嘀咕咕之中,冷悠然才知道,原来只要从上面弄下一些,就足以炼制一个像芸芸空间那样的空间了,这不,最后的最后,瓯海恒还是扣下了一半的息壤。

    冷悠然嘴角抽搐的看着,她绝对有理由相信,那剩下的一半,能用在自己哥哥身上的不足三分之一。

    至于木灵花,冷悠然眼睁睁的看着木月白塞了一半进疾风的嘴,结果另外一半被那老头毫不客气的封禁了起来,说是疾风的药费,后面疾风要用到的丹药什么的,都不用冷悠然操心了。

    息壤冷悠然不了解,但是木灵花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单凭那时万俟静初提到木灵花时的表情来看,这东西绝对是稀有中的稀有。

    目送木月白欢蹦乱跳的离开,冷悠然无语望天,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亏大了的感觉。

    “把他收起来,跟我去书房。”欧海恒摇了摇头,话落之后,率先向着大殿之外走了出去。

    冷悠然收起了明显气息增强了不少的疾风,屁颠儿屁颠儿的跟着欧海恒走了。

    书房之中,欧海恒坐于软塌之上,向着随后跟进来的冷悠然招了招手。

    冷悠然走了过去,坐在自家外公的对面,取出茶具,低头泡茶。

    “可信的事情,我已经听你师叔公说过了。你还有什么事情瞒着,这里一并都说了。”

    冷悠然瞄了自家外公一眼,一挥手,一只土黄色的兔子,出现在了软塌之上。

    “兔子,这是我外公。”冷悠然手上不停。

    “哼唧~”兔子抬起一只前爪,向着欧海恒摇了摇。

    欧海恒看着这只不明物体,脸都木了,“这又是什么?”

    “跟木灵一起带出来的,它的本体是息壤。”冷悠然一直都没抬头,状似认真的挑拣着面前的茶叶。

    “吸……呼……”欧海恒深呼吸,抬手指着冷悠然,半天愣是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冷悠然在瞄到自家外公的表情之后,心里的小人儿大大的比了个剪刀手,哦也~

    她才不承认这是报复自家外公不告诉自己秘境里那让她无语的环境呢!

    “收起来!”欧海恒取过一杯茶,也不管烫不烫了,直接一饮而尽。

    冷悠然收起了兔子,自己也取了一杯茶捧在手里,想了想才说道:“外公,秘境里面也有一家客不来。”

    “客不来?飘渺城中那个酒楼?”欧海恒疑惑的看向冷悠然。

    “嗯,而且,那掌柜长得跟飘渺城里的掌柜一模一样。金灿说,那人的修为不是我们可以招惹的。”

    “我知道了。”欧海恒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我还带了一些秘境中的书出来,那些文字,我学了一些,但是认得不太好,回头翻译过来之后,我再给外公送过来。”冷悠然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提及秘境里遇到的那本诡异的书。

    祖孙俩又聊了一些大陆上最近发生的事情,欧海恒嘱咐冷悠然回去好好巩固修为之后,就让冷悠然离开了。

    ……

    悠然居

    冷悠然倒在院子里的软塌上,懒懒的晒着太阳,脑子却不停的转动着,整理着从欧海恒那边得来的消息,以及这段时间自己的经历。

    要说起来,这次最大收获其实还要数对炼魂诀的理解,她上辈子就有一句话叫做“书读百遍其义自见”,这句话现在是真的应验在了她的身上。

    在与那缕紫色电流在识海中对峙的时候,一遍遍的诵读之中,让她窥得了炼魂诀中一直不得掌握的深意。

    识海中凝聚而出的那一片汪洋就是最好的说明。

    “到我洞府来一趟。”万俟静初的声音,在冷悠然耳畔突兀的响起。

    冷悠然一骨碌从软塌上爬了起来,这样的事情,其实不是一次两次了,不过,冷悠然却觉得她永远都习惯不了。

    万俟静初的洞府里,冷悠然看着那依旧盘坐在寒玉之上的人,无奈的叹了口气,才走了进去。

    “你带了什么出来?”万俟静初睁开眼,看着冷悠然。

    冷悠然扶额,每次单独行动之后,似乎都躲不开这说书先生的命运,索性也不等万俟静初多问了,她自动自觉的把在自家外公那边说的事情,又说了一遍。

    万俟静初则是蹙着眉头看着冷悠然,半饷之后才问道:“还有什么没说?”

    “呃……”冷悠然瞪大了眼睛看了万俟静初半饷,才不情不愿的说起了那本诡异的书。

    万俟静初在听到冷悠然提起那本书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掀起了惊涛,一种似曾相识的诡异熟悉感慢慢爬上了他的心头,似乎有一个声音反复的在嘶吼着,毁掉那东西,毁掉……

    “书呢?”万俟静初的眉头始终紧蹙,没有松开过。

    “不知道。”冷悠然摇了摇头,那东西她至今想起来,都让她觉得背脊发凉,如果可以,她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那东西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