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是非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转天,第二轮比试开始,最先上场的是冷悠梵,看着自家哥哥那潇洒的身形,比多年前更加俊朗的形象,冷悠然自心底里滋生出了一种自豪感。

    “冷师姐。”一名弟子自冷悠然身后唤道。

    “嗯?”冷悠然转过头来,不解的看着这个小弟子。

    “欧师叔请冷师姐上看台。”

    冷悠然闻言嘴角就是一抽,那看台之上辈分最低的都是她爹娘那一辈的人,真不知道欧晴儿让她去干嘛。

    “走吧。唐鑫业,一起!”冷悠然觉得这种事情必须要拉上一个垫背的。

    看台之上,冷悠然与唐鑫业一同走了进去。

    “悠然(弟子)见过各位长辈。”

    “鑫业也来了,正好,你师傅还说要找你呢!”欧晴儿拉过冷悠然,就把唐鑫业扔给了冷寒。

    看着自家师傅那严肃的面庞,唐鑫业的心里就是一突,那天冷悠然的话他可没忘,不会真被她说中了吧?

    “大比之后你随为师刻苦修炼,争取到秘境开启之前突破一级。”冷寒简单的说道。

    冷悠然看着唐鑫业那一脸的便秘很是不厚道的笑出了声。

    “悠然,我听说,你欺负你乐师姐了?”欧晴儿看着一脸笑意的冷悠然问道。

    冷悠然闻言立马收敛了笑意,“娘这话是从何说起啊?”

    “怎么?悠然见过秋霜了么?”乐锦溪闻言也是看了过来。

    欧海恒看着自家闺女这般眉头不着痕迹的蹙了蹙,这里全是宗门中的长辈,他理解不了自己女儿为何要在这里询问自己的小外孙女。

    “宗门中不少人都在说,你与乐丫头发生了口角,你这张嘴从小就厉的很,想来是你乐师姐要吃亏了。难道娘说的不对?”欧晴儿看着冷悠然不像认错的样子,口气就有些不好了。

    “乐师叔公,我确实见过乐师姐了。”冷悠然先是回答了乐锦溪的话,“娘,我与乐师姐说话不过几句,哪里来的口角之说?更何况我与她又不熟,能说什么?”

    “你还顶嘴?”

    “咳咳……”

    “咳……”

    这突变的画风让几个峰主着实有些接受不来,面色上多少都有些尴尬。

    “想来是误会了吧?这宗门里一向都是这样了,晴儿侄女就不要为难这丫头了。”江静云想了想,出来和了一把稀泥。

    “江师叔是不知道,悠然她一向顽劣,这师姐妹之间关系还是要和睦的好,我这当娘的也是不想她们师姐妹两人之间留下什么疙瘩。”

    “……”冷悠然无语望天,她娘这真的是不想留下疙瘩么?怎么想来想去都不像啊!

    乐锦溪的嘴角也是一抽,本来只是一些宗门中的流言蜚语,现在倒好,让欧晴儿这么一闹,好像真是有这么一回事一般,她深吸一口气,想了想说道:“既然如此,不如叫秋霜也上来,当面说清楚好了。”

    不一会儿,乐秋霜就被人从下面也叫了上来,看到冷悠然也在,她愣了一下。

    “秋霜见过各位长辈。”

    “你欧师叔再责备你冷师妹了,你和她之间可是有什么误会?”乐锦溪面色微沉,对于乐秋霜的事情她还是有些了解的,这个侄孙确实貌美,也因此会招来很多过分的注意,宗门之中因为她而引起的是是非非不在少数。

    乐秋霜闻言也有些不明所以,“我与冷师妹只是攀谈了几句,并不曾发生什么啊?”

    “乐丫头,你不用不好意思,悠然从小就牙尖嘴利的,要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师叔待她向你说声对不起。”

    “娘,你别急着道歉,弄的好像女儿做错什么似的,要不麻烦乐师姐把那天的对话咱们再对一遍,是非对错不就明白了?”冷悠然扫了一眼欧晴儿,便看向了乐秋霜。

    “这……师妹,那天是我唐突了,重复就不必了吧?”乐秋霜此时也反应过来了,似乎那天她与冷悠然的对话被一些好事的人传成了她被欺负,所以才有了现在的事情,心中已经把那些乱传是非的人骂了无数遍。

    同时乐秋霜对冷悠然要求重复对话的事情也很是反感,毕竟这关乎她的私事,她可以去追逐了花瑾,但是却不能明晃晃的被自己宣扬开来。

    “这怕什么?看上一个人又没错!”冷悠然翻了个白眼道。她也算是看明白了,这事可能真的不关乐秋霜的事情,但是事情因她而起,这会儿乐秋霜不想自己的事情在一众长辈之前曝光,所以是打算将错就错,拖她下水,可是凭什么呀?

    “怎么?秋霜喜欢上谁了么?”乐锦溪目露严肃的看向了乐秋霜,目光中的不赞同是那样的明显。

    “姑祖母。”乐秋霜见此直接跪了下来,她知道乐锦溪对自己的期望很高,现在她早早的对一个男子动了心,这样的事情乐锦溪是不会允许的。

    乐秋霜的这一跪到是把冷悠然弄愣了,这什么情况?

    “悠然,你跟师叔公说,到底怎么回事?”乐锦溪不再看乐秋霜,转而看向了冷悠然。

    乐秋霜见此也转过了头来,目露祈求的看向了冷悠然,她只希望冷悠然不要嫉恨她拖她下水的事情,能把事情给搪塞过去。

    “这……”冷悠然看了看乐锦溪,又看了看乐秋霜,想了想为难道:“其实就是宗门里的一些弟子之间的是非,师叔公是知道的,我本就讨厌那些是是非非,所以就不想与师姐多说,当时就用话把师姐打发了,可能我也有些误会吧!”

    乐秋霜松了一口气,乐锦溪有些狐疑的看了看冷悠然与乐秋霜。

    “咳,既然说开了,这事情就到这里了,还望大比之后大家能回去约束一下门下的弟子们,这本来只是两句话的事情,居然都能传出如此多的是是非非。”欧海恒见这又有可能牵连出一个弟子,立马制止道。

    “是,宗主。”各位峰主闻言齐声应是。

    冷悠然则是暗暗的向自家外公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姑祖母,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秋霜下面还有比试,想先行告退了。”乐秋霜并没有站起来,而是就那么跪着望向了乐锦溪。

    “去吧。”乐锦溪心中虽然不信冷悠然的说辞,但是此时也是不好再多说什么,只是挥了挥手示意乐秋霜离开。

    “外公,我跟师姐一同下去吧。”冷悠然看着瓯海恒眨眨眼。

    “去吧!”瓯海恒摇了摇头。

    冷悠然得到了允许,毫不犹豫的拿出飞剑,飞下了看台。

    “爹!”欧晴儿还想说什么。

    “冷寒你们也回去吧!”瓯海恒了一眼欧晴儿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