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大比开始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从来没见过呢!她是谁?”廖晓眼含羡慕的望着那弱柳扶风一般的女子,娉娉婷婷的自远处走近。

    “她叫乐秋霜,是乐峰主的侄孙,也是木槿峰这一辈里面资质最出众的女弟子了。”唐鑫业的眼神之中到是没有什么痴迷,只是欣赏着远处的美景。

    “她不是咱们那一批的,我小时候也没见过,应该跟我哥哥差不多大,所以,这女人少说也有四十岁了吧?资质可是比花瑾差远了,你们没发现花瑾已经接近辟谷期后期了么?”冷悠然很是煞风景的说道。

    “悠然,你这是嫉妒!”唐鑫业撇撇嘴道。

    “成,算我嫉妒成了吧!问题是脸都没看到,你到底让我嫉妒什么啊?”冷悠然笑着摊了摊手道。

    “花师弟。”

    “唐鑫业。”

    花瑾和乐秋霜的声音同时响起。

    自从被廖晓几个女孩子抱怨过因为与花瑾相熟而被女弟子们排挤之后,花瑾已经很聪明的自动把打招呼的对象调换到了几个相熟的师兄弟身上。

    “苗师兄。”花瑾走到近前,“唐鑫业,廖鹏和萧意卿呢?”

    “我在这儿。”萧意卿的声音自几人身后传来,还是那么一张面瘫脸,冷悠然却忽然觉得这货好萌。

    “廖鹏被莫师伯扣住了,师伯说不让廖鹏总是跟着悠然瞎混。”唐鑫业话落很是挑衅的看了冷悠然一眼。

    (╯‵□′)╯︵┻━┻

    冷悠然觉得很冤枉,她到底哪里是瞎混了?她明明有很认真的修炼,也有很听话。当初要她看着萧煜的是那帮师伯们和她爹,结果萧煜回来把事情跟那帮人一说,现在就成了不要跟她瞎混了?

    “噹……”一声幽远的钟声响起,欧海恒身后跟随着一众峰主长老踏空而来。

    待欧海恒等人在中间最大的石台之上站定,下面的弟子们也已经在钟声之后,迅速的按照各峰的位置找好了地方,原本热闹的广场之上,也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噹……”又是一声钟鸣,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欧海恒等众人的身上,付清秋上前几步,自手中向上抛起一物,那物好似见风生长一般,很快一张红色的榜单飞挂在了广场一侧的峭壁之上,上面有金色的字体流转,分明就是这次弟子们抽签后的对战顺序。

    “比试开始!”欧海恒的声音紧随而来响彻整个内门。话落,他与众人再次升空,落座于峭壁一侧早已准备好的看台之上。

    “噹噹噹噹……”清脆的钟声连续响起,冷悠然听在耳中难得的也生出几分跃跃欲试的感觉,再看周围几人,就连一项面冷的萧意卿此时眼中也现出了明显的激动之色。

    比赛正式开始,所有的内门亲传弟子都集中到了中间的高台周围,为了比赛公平,亲传弟子们是单独比试的。

    唐鑫业此时又看了一眼那边的榜单,“我上去了。”

    “要撑住啊!”花瑾拍了拍唐鑫业的肩膀安慰道。

    “诶?那位与唐鑫业比试的师弟很厉害么?”冷悠然看着花瑾那一副安慰唐鑫业的样子,好奇的道。

    冷悠然刚刚问完,与唐鑫业比试的江昊苍已经御剑落在了高台之上,一眼看去,修为虽与唐鑫业相当,但是这人是一身与花瑾一样的大红,分明就是炎火峰的弟子。

    此时江昊苍已经立于高台之上,人端的是俊逸潇洒,擂台之下更是叫好声一片。

    坐于峭壁之上的江静云此时与柴荣相视一眼,分明在彼此眼中都看到了满意之色。

    唐鑫业则是吊儿郎当的踩着飞剑晃悠了上去,看的冷悠然是一阵捂脸,你就算不能像人家一样潇洒,好歹也认真点儿啊!

    此时唐鑫业已经落在高台之上,距离江昊苍大概两三丈远的位置,拱了拱手道:“烦请江师兄手下留情。”

    江昊苍闻言到是没有丝毫怠慢,立刻拱手还了礼,“请唐师弟赐教。”

    话音落下,江昊苍退后一步,一把散发着红光的灵剑已经被他唤了出来。

    “开始!”站在擂台一角的长老,话音落下,敲响了手边的一座小钟。

    钟声落下,江昊苍的灵剑已经在他的控制下向着唐鑫业飞了过去。

    唐鑫业先是一愣,迅速避过江昊苍的灵剑,立刻唤出了自己的兵器,冷悠然看着眨眼间出现在唐鑫业手上的大刀,嘴角就是一抽,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她老爹可是用剑的,咋教个徒弟是耍大刀的呢?

    就在冷悠然这一闪神的功夫,唐鑫业已经与江昊苍战在了一起,一柄宝刀在唐鑫业的控制之下是虎虎生风,江昊苍则是一手控剑,一手掐诀,一时之间还真是很难看出两人的胜负。

    台下已经传来一片片的叫好声。

    几个回合下来,冷悠然眉头微蹙,“花瑾,这江昊苍的修为……”

    “悠然可是看出了什么?”

    “他似乎不止是辟谷中期的样子,这是打算用唐鑫业做筏子,借机突破么?”

    “呛!”

    擂台之上,一刀一剑自空中相撞,金芒与红光一触之下,唐鑫业与江昊苍各自后退几步,又同时迅速的稳住身形。

    此时唐鑫业的脸上难得出现了认真,他也看出来了,这江昊苍明明修为要比他强上一些,而且属性相克之下,他更是不敌,但这人偏偏有意压制,既然如此……

    唐鑫业快速掐动手决,一只只金色的羽箭纷纷出现在他的身周,随着他手臂的挥动,向着江昊苍激射而去。

    江昊苍见这漫天箭雨却不惊慌,一边向后退去一边掐诀,眨眼间一面火墙已经立于他的面前,金灵力幻化而成的羽箭,在触上火墙之后顿于空中,不久就纷纷化作灵气,消散了开去。

    两个如此大的法术用下来,二人此时的面色都有些不好。

    峭壁看台之上,柴荣的首徒闻拓难掩嘴角的笑意,“冷师弟的爱徒虽然实力不凡,但是,似乎有些托大了。”

    冷寒则是目不斜视的望着擂台,“闻师兄再看。”

    闻拓闻言定睛望去,只见此时江昊苍的脖颈后方,正有一金光闪烁,那分明就是一只绕过了火墙的羽箭。

    此时的江昊苍正慢慢的转过头去,唐鑫业则是牵起嘴角,拱了拱手道:“江师兄,承让了!”

    江昊苍的脸上出现了那么一瞬间的不自然,但是很快就调整了过来,同样向着唐鑫业拱手道:“多谢师弟手下留情。”

    “无相峰,唐鑫业胜!”直到裁判长老的话音落下,唐鑫业才散去了一直抵在江昊苍脖颈处羽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