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给自己挖了个坑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师兄不必如此,我也就是试试,成与不成现在都不好说,何况我也与徐师兄相识一场,如果不能为他做些什么,我于心不安。”冷悠然的话说的很是诚恳,如果那死去的只是一个路人,可能冷悠然看过之后感叹一番也就算了,但是这人毕竟与她相熟,不帮把手的话她始终觉得有什么梗在自己心里似的。

    “师妹保证不会有事?”葛鸿博确实有些心动了,却也心存顾虑。

    “我先想办法问问看吧!”冷悠然不想把话说得太死,她只是有一点儿猜测,或许妖修之间是可以分辨其他妖的妖气,毕竟细究起来兽类的感知与人总归不同。

    “也好。心怡,走了。”葛鸿博站起身,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师妹一定要小心。”

    “我知道了。”冷悠然点点头,葛鸿博的顾虑她如何不知。

    回到楼上,冷悠然犹豫了一下还是拿出了当初狐渊留给她的玉简,只是不知道以她如今的修为够不够联系上狐渊的。

    “你要知道既然踏上修真一途你身边的人就随时都可能死去,你何必执着于这一个人的死因呢?”金灿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我也不知道,就是不想徐师兄死的这么不明不白的吧?毕竟是认识的人呢!”冷悠然微愣了一下说道。

    “唉……”金灿没有再说别的,只徒留下一声叹息于冷悠然的脑海之中回荡。

    冷悠然把灵力输入到传讯玉简之中,底气不足的试探着唤了一声,“狐渊……”

    “呦~小丫头!”狐渊的声音出乎冷悠然意料的从玉简之中传了出来。

    “你在飘渺宗附近?”冷悠然的声音有些飘,不太确定的问道。

    “对嘛,风云商行的拍卖会不是刚刚结束么!你找我有事吧?”狐渊肯定道。

    “是,我的一位师兄被杀了,有人传讯给我另外一位师兄,用的是灵纸鹤,那上面溢散出了妖气。你能找个妖帮我分辨一下那妖气的来源么?”冷悠然直言道。

    “分辨妖气到是不难。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确认之后你会如何?”

    “我不知道,那传讯的妖修有可能只是路过见到了,也有可能就是它动手杀的人,但是无论如何,我希望你知道,事情都会被慎重处理的,更何况在那个院子里有阴灵出现过。”

    “阴灵?”

    狐渊的语气在冷悠然听起来似乎莫名的多了些兴奋之感,她不太明白到底为什么,但还是肯定的答道:“是。”

    “好吧好吧!看在你这丫头的份上,我亲自跑一趟。明天客不来见吧!”狐渊话落就掐断了联系。

    冷悠然看着灭了光亮的玉简眉头微蹙,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这是狐渊要自己来么?

    “诶?你怎么把阴灵的事情说了?妖修为妖,魂魄不全,想要修炼飞升,修炼魂魄是必须的,这阴灵于它们是大补之物……”这一点金灿也是刚刚想到,还有一句话它没说的是,很可能当初给葛鸿博报信的那妖修应该也是冲着阴灵而去的。

    “你怎么不早说!”冷悠然闻言总算是明白过来了,狗屁的看在她的份儿上!只是现在她也不确定告诉狐渊阴灵一事是对是错了。

    “呃……关于阴灵只是出现在我的传承记忆之中,我也是刚刚想到的啊!而且万物相生相克,这妖修用阴灵补魂也没有什么不对嘛?还是你对这大陆上的事情了解的太少了!”金灿前半句说的还有些心虚,后面却是越说越理直气壮了。

    “那现在怎么办?”冷悠然揉了揉眉头,如果狐渊是奔着阴灵而来的话,那十有八九是会在缥缈城中打起来的,自己似乎在不知不觉间给自己挖了一个巨大的坑啊!

    “姓木那老头儿不是没走么?你去跟他说一声,一是对于阴灵一事似乎他比我了解的多,再有就是他的修为还是能挡不少事儿的。”

    “唉……”这次叹气的换成了冷悠然。

    想到阴灵再想到狐渊,这一邪一妖,冷悠然实在不确定除了打起来之外还会不会出现更多麻烦,所以也不管天色了,乘着夜色就跑去了木月白的院落。

    “丫头,这么晚来找老头子可是有事?”冷悠然还没有动手敲门,木月白的声音就清晰的回响在了冷悠然耳畔。

    “木爷爷,我有些事情要说。”冷悠然话落就推门而入,放出神识直奔木月白所在的房间。

    “这是怎么了?”木月白看着面露焦急之色的冷悠然有些奇怪。

    “是这样的……”冷悠然有些忐忑的把她联系了狐渊的事情说了一遍,就低着头规规矩矩的站在了一边,等着木月白因为她私自联系妖修一事发落她。

    “妖修食用阴灵补魂一事自古有之,只是丫头啊,你可知道那阴灵是什么级别?”木月白想了一下说道。

    “不知道。”冷悠然茫然的摇摇头。

    “你那灵兽呢?它也不知?”

    “小金说它这是第一次见到阴灵这种东西,他知道的都是传承记忆中存在的,这不妖修用阴灵补魂的事情它就是刚想起来的。”冷悠然抬手揉了揉脸,总觉得事情在她要插手的时候似乎就跑偏了。

    “以狐渊的修为你到是不用操心,妖毕竟与人不同,只要那阴灵不到十二阶就不是他的对手,只是……”

    “只是不能确定狐渊会不会因为阴灵与那邪修在城中斗起来是吧?更何况那传讯来的妖修也可能是为了阴灵去的?”冷悠然接过木月白的话说了下去,这也是她来找木月白的原因,狐渊那只狐狸精她实在是拿不准啊!

    “你都知道来找我干嘛?”木月白没好气的白了冷悠然一眼,这丫头就是自己挖了个坑,这是准备拉着他老头子来填坑了?

    “木爷爷,我要是早知道就不找狐渊了呀!您说什么也得帮帮我,要是因为这事儿飘渺城出了乱子,我外公估计又得把我扔到思过崖去,思过崖那老头儿会把我扔的更深的……”想到思过崖那冰窖一样的地方,尽管对修炼有帮助,冷悠然也不想再去了。

    “你这会儿到是想的明白!”木月白狠狠的瞪了冷悠然一眼,这丫头让他说她什么好呢?

    “……”冷悠然可怜巴巴的看着木月白,认他数落也不吭声。

    “唉……你到底为何一定要管这事呢?”木月白见冷悠然那副样子,只好转而问起了因由。

    “我……我和徐师兄好歹相识一场,总是觉得要为他做些什么才安心。”冷悠然说话的声音有些低。

    “罢,这也算是因果了,明日我老头子随你走一趟便是。”对此木月白没有反对,再他看来从小被娇宠着长大的冷悠然难得有这份厚道心思,帮她一把也未尝不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