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后续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玲珑阁

    “金灿,为什么所有人都看不到阴灵?我记得书上说,鬼是能看见的呀!”冷悠然把自己仍在床铺上,整个人都觉得提不起力气来,但是又无法入眠,徐松的死状和那阴灵模糊的身影一直萦绕于她的脑海之中挥之不去。

    “也不是所有人,修炼一些阴邪之术的邪修还是能看到的,魔修和妖修都能看到。这阴灵嘛,魂魄不全,就不是广义上的鬼,它只是鬼的一部分。不过因为饲养手段的问题,这种东西通常比那些游荡在人间的鬼魂更为难对付,你自己最近都小心些,我也不知道你看到阴灵的这件事情有没有被它的主人发现。”

    “嗯?被发现?你是说那只阴灵真的是在监视院子里的一切?它的主人能通过它看到那院子里的一切?”冷悠然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我之前难道没告诉过你么?”金灿疑惑道。

    “没有!”冷悠然咬牙切齿的瞪着金灿。

    “哦,我可能忘了吧!”金灿话落满不在乎的继续低头啃起了灵果。

    一股无力感传遍了冷悠然的全身,她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只是看着这只仓鼠她就来气,这是报复!这货明显就是在报复自己关它禁闭的事情!

    此时飘渺城中,距离徐松出事的那处不远,一处同样破旧的院落之中,一个模糊不清的影子飘荡在阴暗的房间里,小心的避过从破败的屋顶上洒落的阳光,房间被阴影遮盖的角落里有一个不辨男女的枯瘦身影盘膝而坐。

    “你被人发现了?”一个嘶哑的声音自那人口中传出。

    “……”影子在空中不安的荡了荡,太阳出来了,外面的阳气升腾,它不喜欢这种感觉。

    “罢了,既然你也不确定,那就先回去吧!”那人如枯枝一般的手上出现了一个巴掌大的黑色小鼎,那小鼎之上此时正缭绕着一层灰黑色的雾气,影子见那小鼎出现,立刻就冲了进去,消失在了房间之中。

    那人把小鼎至于面前,运转功法,影子在院落之中所见的一幕幕慢慢的在他脑海之中回放着。

    “呵,难得啊!居然能看到么?”那人喃喃着。

    城主府中,葛旴的妻子在收到徐松故去的消息后也赶了回来,因着徐松的事情大家都没有什么聊天的兴致,冷悠然也只是去匆匆见了这位伯母一面,说过些安慰的话就退了出来。

    宗门来的人已经都回去了,木月白却留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冷悠然总是觉得自从这老头儿知道阴灵出现之后整个人都有些不一样了似的。

    “冷姐姐。”

    时隔多日冷悠然又再次见到了葛心怡这个小姑娘,徐松的故去似乎对这个小姑娘影响很大,她整个人都瘦了一圈儿,而且精神也不好。

    “心怡,快上来。”冷悠然在楼上对着葛心怡招了招手,然后从碧云空间之中放出了那只早就打算送给葛心怡的小灵鹿。

    “呀!”葛心怡看着站在冷悠然身边的小鹿,那抹熟悉的好奇表情,再次爬上了她的小脸儿。

    “这是之前答应给你的灵兽。”冷悠然笑了笑,“它有些变异是火属性的,疾风说它出生之后就被鹿群抛弃了。以后它就由你来照顾吧!”

    “嗯,我会照顾好它的。”葛心怡点点头,小心翼翼的往小鹿身边靠了靠,见它没有害怕的躲开,就一下子凑了过去,揉了揉小鹿的脑袋,“你好乖,我要给你取个名字,以后我们就是伙伴了。我要带你去见见哥哥,还有……”

    还有谁,葛心怡没有说下去,她只是抿了抿唇,揽过小鹿的脖子搂在了怀里。

    冷悠然则是揉了揉葛心怡的脑袋,“徐师兄只是去下一户人家里了,你要好好修炼,没准多年之后你还会再见到他呢?”

    “真的可以么?”葛心怡眼圈儿红红的望着冷悠然。

    “可以的,书上不是说了,人死了魂魄就会去转世了,说不定他现在已经有了爱护他的父母和家人了呢?”冷悠然半真半假的说道。

    “你这样骗她真的好么?你要知道无论徐松是不是被那阴灵杀死的,既然阴灵出现在那里,那么他的魂魄极有可能已经成了那阴灵的食物!”金灿的声音在冷悠然的脑海之中响起。

    “你闭嘴!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

    夕阳西下,葛鸿博踏着日落的的余晖迈入了玲珑阁的院中,院子里葛心怡正在和小灵鹿玩耍着,看着又活泼了起来的妹妹,他的嘴角也牵了牵。

    “冷师妹,谢谢你。”葛鸿博坐在是桌旁道。

    冷悠然摇了摇头,“师兄不必如此。徐师兄的事情可是有些眉目了?”

    “没有,那院子里的气息太过杂乱,你也知道师弟身上似乎被施过清洁术,而且他的东西没有多也没有少,我更是追查不到师弟出现在那里的原因。师傅似乎对那阴灵很是执着。”葛鸿博说起这事儿,整个人都有些颓败,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弟就这么死了,他却不能为他找到凶手报仇。

    “徐师兄毕竟是从珍宝阁那边离开的,那边可有说什么?”

    “父亲去找过他们了,他们只是说交易自由,珍宝阁只是提供了一个大家交易的场所而已,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们同样表示遗憾,会在追查之时提供一些方便,至于其他珍宝阁就无能为力了。”葛鸿博拳头握起,骨节明显泛白。

    冷悠然闻言也是叹了一口气,便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了,商人逐利,想来珍宝阁那边即便配合也是有限的吧!

    “那张灵纸师伯可还留着?”冷悠然突然想到了那散发着妖气的灵纸。

    “应该吧!怎么?”葛鸿博疑惑的看向冷悠然,他知道那是一个关键,但是那灵纸之上散发的是妖气,他们并不好贸然追查。

    “也许我能找人问问。”冷悠然有些不确定的道。

    “这……师妹,那灵纸之上散发的是妖气,师妹可不要为此涉险。”葛鸿博犹豫了一下,虽然他也很想知道那妖为何要为他们报信,但是却担心冷悠然因此涉险,要是因为追查徐松的事情把冷悠然给搭了进去那就是城主府的罪过了。

    “师兄不必如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