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阴灵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那是什么?”那个影子虽然于冷悠然来说只是匆匆一瞥,却给她留下了一种很是诡异的感觉,那明明就应该是一个人,但是她却始终觉得那不是,说不清楚的一种感觉。

    “阴灵。”

    “阴灵?”这种东西她从来没有听说过,或者从书本上见到过,“什么是阴灵?”

    “怎么说呢……?其实就是被人饲养的魂魄不全的鬼,但是又因为只有一魂一魄而不是鬼,总之能养出这种东西绝对是建立在千千万万条人命之上的。

    简单说吧!这东西就是用一种邪术抽取出很多人的一魂一魄放在一起养,经过相互吞噬最后剩下的那个就是阴灵。”金灿伸爪抓了抓头勉强的解释道,这种东西它也第一次见,知道是什么还是因为有传承记忆的原因。

    “是鬼不是鬼?怎么会有这种东西?你是说那东西是有主人的?”

    “嗯!”

    “没有例外?”

    “绝对没有!”

    此时葛旴已经命人把徐松的尸体收敛好了,转过身来的时候却见冷悠然呆呆的看着院中的老树。

    “悠然,你还好么?”葛旴只当冷悠然是被徐松的惨状吓到了。

    “师伯,你知道……”冷悠然想问葛旴是不是知道阴灵,可是转念想到疾风和葛旴说过的被人注视的感觉,又把话咽了回去。

    “知道什么?”葛旴疑惑的看着欲言又止的冷悠然。

    “师伯,还是回去再说吧!”

    “也好。”葛旴叹了口气。最后又扫视了一遍这个院子,并且吩咐府卫暂时把这个院子控制了起来。

    冷悠然随着葛旴回到城主府的时候,拍卖会还没有结束,葛旴直接带着葛鸿博回去了自己的书房,只留下她一个人坐在客厅之中发呆,脑海中挥之不散的始终是那院中老树下的模糊影子。

    直到天明十分,木月白两人才带着莫青州和一众长老回来。

    “两位峰主。各位长老。莫师伯,我有事想问你。”冷悠然从客厅之中匆匆迎了出来,拉住莫青州道。

    “姐姐,我爹和哥哥呢?”葛心怡一见冷悠然就急急的问道。

    “师伯和师兄都在书房。”冷悠然话落,葛心怡就匆匆的跑走了,看着那小少女跑远的身影,冷悠然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你要问什么?”莫青州疑惑的被冷悠然拽到了一旁。

    “师伯可知道阴灵?”冷悠然着急的问道,她回来之后想了半天,越想越觉得不妥,对于阴灵她了解的太少,而且金灿的解释也很模糊,对于这种不能用普通办法看到的未知东西,她心中总是有一抹不安存在着。

    “阴灵?”阴灵是什么莫青州当然是知道的,他疑惑的是冷悠然是怎么知道的。

    “你说阴灵?”本已走进客厅的木月白穆然回头,脸上的表情是冷悠然从来没见过严肃。

    冷悠然本是认真的在等莫青州的回答,着实是被木月白的反应吓了一跳。

    “你们都进来!去派个人把萧煜那小子也找回来,让四方长老那边随便派个人去顶替他!”木月白不等冷悠然回答又自顾自的安排了起来。

    等萧煜回来之后,葛旴父子也被叫了过来。见人都到齐了木月白才开口。

    “丫头不是想知道阴灵是什么吗?老头子告诉你,阴灵是邪修饲养的鬼物,最强大的阴灵可以媲美合体期的大修士,又因为它们不易被人看到,所以即便是大乘期的修士有时候也很难对付。”说这番话的时候木月白并没有看着冷悠然,那眼神似乎在看着很远很远的地方似的。

    “你怎么知道阴灵的?”木月白顿了顿才看向冷悠然问道。

    “我灵宠告诉我的……”冷悠然把发现那阴灵的事情大体交代了一下,只是隐去了自己也看到过的部分,只是说金灿发现的,反正拜她娘所赐多半个宗门都知道她小时候契约了一只老鼠做灵宠,为此还被不少同辈暗地里嘲笑过。

    “你怎么不早说在徐松死的地方发现了阴灵?”葛旴瞪视着冷悠然道。

    徐松的尸身之上他没有找到任何线索,甚至连一丝他人残留的气息都无,现在得知出现了阴灵,他不自觉的就把两件事情联系了起来,或者说,是把所有的怒火都转移到了阴灵身上。

    或许就是这阴灵杀害了他的弟子,如果冷悠然早些说了,他没准就能给徐松这个他从小教养长大的孩子报仇了。

    看着葛旴的样子,冷悠然知道,她这是被迁怒了。

    “胡闹!说了你能如何?”木月白难得的拿出了修真前辈的气势震慑葛旴。

    “我……”葛旴语塞,是啊他看不见又能如何,想到这里,整个人又委顿了下去。

    “有阴灵出现就说明这城里面出现了邪修,而且不是普通的邪修,你抓紧让人去排查,叮嘱他们小心行事,如果有所发现,不要贸贸然的出手,看不见阴灵就只有一死。你们其他人没事了的就抓紧回去宗门,不要再在城中停留了。”娄宏想了一下吩咐道。

    “丫头,你跟我来。青州,你也来吧!”木月白站起身,边走边说。

    冷悠然摸了摸鼻子,看了莫青州一眼,等他跟上木月白和娄宏之后,才紧随而去。

    松院之中,木月白与娄宏高坐堂上,“丫头,说实话,你到底怎么发现的?”

    “呃……”冷悠然有些犹豫,这到底要怎么说呢,“小金,我说不说啊?”

    “你们问她还不如问我。”金灿的小身影瞬间漂浮在了冷悠然的身前,面向着木月白二人道。

    冷悠然惊奇的看着那悬浮于半空的小身影,她之前怎么不知道金灿还能悬空而立?

    木月白两人相视一眼,第一次正视起了冷悠然养的这只老鼠,凭他们两人的修为居然都看不出这老鼠的特别,可是这老鼠能说话且能悬空而立,这……

    “怎么?不问了?”金灿个头儿虽小,可是这会儿却没有任何人再敢忽视它了。

    “还请这位前辈赐教。”娄宏比较干脆,虽然不知道面前这老鼠是个什么东西,但是以他活了几千年的经验还是能猜到,恐怕这根本就不是什么老鼠。

    金灿给出的解释同样是她看见告诉冷悠然的,冷悠然则是站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她觉得这会儿还是不要被那俩老头儿注意到的好!

    金灿解释完之后就自行回去契约空间了,木月白二人则是看着冷悠然出神,拥有这样的一只他们完全看不明白的灵兽,他们也不知道对于冷悠然来讲是福是祸了。

    “丫头,你先回去吧!”半饷之后木月白才轻叹一声开口道。

    冷悠然松了口气,拖着有些疲惫的身体回去了玲珑阁,莫青州则是被木月白和娄宏留下,直到傍晚时分才回去自己暂时落脚的院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