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出事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此时包厢之中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葛鸿博的身上。

    “鸿博,你慢慢说。”葛旴蹙了蹙眉开口道。

    “是,徐师弟他……”葛鸿博很想让自己镇定下来,把事情说清楚,可是一想到他找到徐松时的场景他就冷静不下来,到底是什么人,要如此残忍的对待徐松,杀人不过头点地,那人为何偏偏如此?

    “哥,你到是说啊!师兄怎么了?”葛心怡着急道。

    “心怡。”冷悠然上前两步把葛心怡拉倒了自己身边,示意她这会儿不要开口的好。

    “徐师弟他……死了!”葛鸿博眼圈泛红,整个人都在颤抖,说出最后那两个字似乎用掉了他身上所有的力气。

    “什么?”葛旴从椅子上一下子站了起来,有威压隐隐从他身上溢散开来。

    葛心怡则是小嘴儿微张,明显没有从这个消息之中反应过来。

    “欢迎各位道友前来参加此次的拍卖会……”楼下已经传来了主持人的说话声。

    “两位峰主,各位长老,请恕葛旴失陪了。”葛旴咬着牙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开口说话。

    冷悠然明显能感觉到自葛旴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压之中甚至掺杂些许的虐气,可见他是下了多大的功夫才忍住没有把这里的一切都毁了。

    “莫师兄,麻烦你帮我照顾一下心怡。”葛旴走到门口的时候,身形一顿,回过头来道。

    “师弟你尽管去。悠然,你跟着一起。”莫青州看向冷悠然,虽然不愿意冷悠然去涉险,但是他们这次下来的人都是各自带着宗门安排的任务来的,这拍卖会必须要参加。

    “是。”冷悠然闻言,转身看着身边的葛心怡,这会儿小姑娘的脸上已经挂上了泪痕,“心怡,你在这里跟着莫师伯一起,你想知道的,姐姐回来告诉你。好不好?”

    “我知道了……”葛心怡擦了一下眼泪,点点头。

    冷悠然又拍了拍她的肩膀,转身出了包厢。

    “葛师兄,徐师兄他……?”冷悠然与葛鸿博并排跟在葛旴身后,向着一道专门离开拍卖场的传送阵而去。

    “我也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只是我是在城中一处很偏僻的地方找到他的,那时他已经……”

    “你怎么知道他在那的?”冷悠然有些不解。

    “我收到了一个灵纸折的灵鹤,上面说徐师弟在那。”葛鸿博话落就拿出了一张有些皱的灵纸。

    “给我。”葛旴停下脚步,从儿子手中拿过那张灵纸,一点真元自他手中传导到灵纸之上,只见一点点淡淡的红色气体自灵纸之上升腾而起。

    “妖气!”葛旴眉头紧蹙,甩落手中灵纸,立刻运转真元把附着在他手上的那些残余的妖气驱逐开去。

    “这……”葛鸿博神色一顿,满目疑惑的看着葛旴。

    “先去看看再说。”葛旴只是蹙着眉头,招回来那被他甩落的灵纸,在没有见到徐松的尸体之前他也不好下什么结论,毕竟这些日子城中来了不少的妖修,这灵纸鹤的由来他不敢妄下定论。

    珍宝阁离开的传送阵是随机的,冷悠然有些茫然的看了一下周围的建筑。

    “你带着悠然跟上。”葛旴的话音还没有落下,人就已经消失在了冷悠然两人的面前。

    “疾风。”

    疾风难得的被冷悠然叫一回大名,更何况是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这会儿也不矫情了,直接化为本体,等着冷悠然二人坐稳之后展开翅膀,按照葛鸿博说的方向飞了出去。

    这是一片很是破旧的低矮建筑,按照葛鸿博的说法,这里基本上就是飘渺城中的贫民窟了,在这种地方,可以说是什么人都有,很难管理,所以一般像是徐松这样的人除了办理城主府的公事是很少会到这种地方来的。

    “少爷。”一个身着蓝色府卫服的男子自一个破旧的院落之中走了出来。

    葛鸿博只是点了点头,就带着冷悠然走了进去。

    还没步入院落,浓重的血腥气已经充斥了冷悠然的鼻腔,她不适的蹙了蹙眉,催动灵力隔绝了这味道。

    绕过一排残破的房舍,入目的景象让冷悠然的身体一顿,只见之前还与他们谈笑的徐松,此时正以一种很是别扭的姿势倒卧在院中一片深褐色的土地之上,他的四肢明显是被人折断的,以一种诡异的样子支棱在身体的周围。

    清冷的月光之下,冷悠然清楚的看到徐松那原本柔和的面容呈现出一种极度痛苦的扭曲表情,特别是那一双已经失去了光亮的眼睛,就那么直直的望着他们来的方向,让人一触之下,遍体生寒。

    “灵儿,把金灿放了。”冷悠然努力的压制住胃部不的不适。

    “这是怎么了?”碧云空间之中,透过灵儿展开的画面,金灿也看到了外面的景象。

    “还不清楚。但是人肯定是死了。”冷悠然闭了闭眼道。

    察觉到冷悠然的情绪波动很大,金灿没有再开口说什么。

    “主人,你有没有感觉到周围有什么东西似乎一直在注视着这里?”趴在冷悠然肩膀之上的疾风转了转脑袋环顾了一圈儿院落,开口道。

    “你也感觉到了?”开口的是葛旴。

    他已经把整个院落和徐松的尸身都检查了一遍,这个院落之中气息很是杂乱,除了妖气之外,甚至还有过魔气的残留,而徐松的身上却意外的感觉不到半点其余的气息,甚至除了地上的血迹,他周身上下除了伤口之外连一滴多余的血迹都没有,很显然他在死后被人施过清洁术。

    “我并没有什么感觉。”冷悠然茫然的看向身边的葛旴。

    “我也感觉不到。”葛鸿博看向自己的父亲。

    “你感觉到了什么?”葛旴的话是问疾风的。

    “说不出来,这种气息我从来没遇到过。”疾风动了动脑袋,又一次环顾了一遍院落,那种被人注视的感觉始终都在。

    “把你的神识凝聚于双眼之上,别太多了,要不然你的眼睛会承受不住的。”金灿此时双眼之中闪过一缕金色的光芒,透过空间传来的画面,定定的注视着院中的一棵老树。

    “好。”冷悠然闭上眼睛按照金灿的话,把神识一点点凝聚,直到感觉眼睛上传来了不适才停了下来,她再次睁开眼睛环顾院落,却意外的在院落中的老树之下看到了一缕模糊的影子,待她想凝神细看的时候,眼睛却传来了刺痛。

    “把神识散了吧!这种方法你目前只能用一下,时间久了你的眼睛可就废了!”金灿在心中默默的数了十个数之后,提醒道。

    这种办法本就不存在于下界,就是这里的大乘期都不能坚持多久,教给她也是看在她体质特殊自愈情况比别人好的份儿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