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被罚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冷悠然先是把李香儿的事情说了一遍,又把她今天去灵犀峰告状的事情,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的复述出来,木琳琅在旁边边听边点头,还别说,这丫头挺厚道,没给添油加醋什么的。

    “臭小子,丫头说的可是事实?”木月白听过冷悠然的复述之后,脸色就沉了下来,很明显,他对木显的所作所为也是有所不满了,问题不在于他袒护自己峰上的弟子,而是在于他习惯性的用威压恐吓弟子,呵呵,他真以为这飘渺宗在灵犀峰那一亩三分地上就没人能管他了么?

    另外一边,从冷悠然跑去杏林峰告状,欧海恒就已经收到了消息,对此他只是一笑置之,木显的问题他早有耳闻,只是即便影响不好,他作为宗主却不好说什么,毕竟人家只是一个看起来比较严厉的长老,这对着“犯错”弟子放一放威压,也不能说是错处。如果能借着木月白给他些教训就再好不过了。

    同样的,木显也接到了消息,他本是以为冷悠然要去执法堂告他,他还想着如何给冷悠然按上个以下犯上的罪名,结果没成想,这丫头没去执法堂,而是跑去杏林峰找自家老祖宗去了,这性质一下子可就变了,变成被欺负了的孩子,找宗门长辈告状了!想到木月白的为人,木显瞬间头大了。

    这边,木月白得到了自家熊孩子木琳琅对冷悠然复述事实的肯定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在他印象里,木显的印象一下子从愚钝平庸下降成了家门败类!

    这简直就是辱没木家的家风!他木月白可没有教导过家门子弟,以势压人!哼!

    “丫头,受委屈了,这事儿木爷爷给你出气昂!哼!木琳琅!你知不知道那兔崽子在宗门是这么个德行?”木月白给冷悠然顺了毛之后,还不忘记站在一边的木琳琅。

    “呃……老头儿,我也就是听说了一些传闻,可是今儿才算是真见着,这五叔他……确实是过分了。而且,上次处理李香儿,还是我让人过去特意说过的,没想到……不知道五叔是怎么想的。”木琳琅的回答还是很中肯的。

    “哼!能怎么想的?不变是非!偏听偏信!他还敢以势压人了?!我看他是聪明过头了!”木月白已经在心底里计划着怎么教育教育家里的不肖子孙了,这些年他鲜少回去,谁知道那个家乱成什么样子了。

    “呃……”木琳琅这就不好接话了,那毕竟是他叔叔,这木月白可以数落,他……还是算了吧!

    “木爷爷不气。咱有事儿说事儿,不生气昂!”冷悠然凑上去,给木月白摩挲摩挲后背,轻声劝道。

    木琳琅看着嘴角带笑的冷悠然额角就开始突突。

    “唉……丫头啊,你是不知道啊!这家大业大也不是好事啊!”木月白有感而发。

    “木爷爷,悠然懂,您看我外公,不是也不轻松么,不过,外公还有各峰峰主一起帮衬着,还有长老们扶持着,这就轻松多了嘛!”

    冷悠然话落,木月白瞬间反应过来了,他刚才是被气的,怎么忘了木显还有他爹呢?

    “你!去,把木程胜那小王八蛋给老子找来!就说,老子让他来看看他那涨了本事的儿子!”木月白指着木琳琅道。

    木琳琅这会儿已经不知道自己要用什么表情来应对面前的这一老一少了,木程胜是谁?那是他爷爷,他要怎么才能把这句话婉转的传到他爷爷耳朵里呦?真是夭寿啊!他到底干嘛要跟着冷悠然过来凑这个热闹啊?

    冷悠然点点头,嗯,这事儿搅和到这份儿上已经差不多了,“木爷爷,走走走,既然事情吩咐下去了,您就跟我回去吧,正好,我那还有一只新猎来的圣兽呢!您帮我回去拆了,正好给您尝尝鲜。”

    木月白一听乐了,他都这把年纪了,要是不知道冷悠然这小丫头目的达到,给他顺毛,他就白活了,可是这毛顺的,他喜欢啊!

    “行,听丫头你的!什么圣兽?”这会儿,木月白已经把注意力转移到吃上了,至于木显么?让他老子教育去,不成就拉回去换一个回来呗!反正木家别的不多,人还是有一些的,最主要的是,他早就需要找个事情敲打敲打家里的小辈,这次的机会刚好。

    “是木属性的七级羬羊呢!”冷悠然乐呵呵的道。

    “行。木爷爷也让你见识见识,不过这东西你可不能吃。”木月白提醒道,这羬羊超过冷悠然修为太多,吃了没有好处。

    “嗯嗯,我知道呢!本就是给您留的。回去就让宁香她俩给您做去。”冷悠然屁颠儿屁颠儿的跟着木月白的屁股后面飞远了,徒留木琳琅一个人站在原地。

    一阵小风吹过,木琳琅抓了抓脑袋,长叹一声回去想说辞通知自家爷爷去了。

    吃过午饭,冷悠然送走了木月白,又跑去执法堂转了一圈儿,把李香儿给告了,罪名当然是妖言惑众,至于霍乱宗门神马的本来就是她恶心木显用的,真要论起来,李香儿还真是没那么大的本事。

    刚从执法堂出来,冷悠然就被等在山下的大黑给叫到了议事堂的书房之中。

    “外公。”冷悠然笑嘻嘻的进了门。

    “闹腾够了?”欧海恒严肃的看着冷悠然。

    “呃……”冷悠然摸摸鼻子。

    “哼!”欧海恒没好气的哼了一声。

    “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去找木爷爷的时候您没出来,就是想让木家人自己解决这事。”冷悠然撇撇嘴,嘀咕道。

    “啪!”欧海恒一拍桌子,指了指冷悠然,“闹得全宗门上下都知道了,你开心了?”

    “呃……”冷悠然缩了缩脖子。

    “回去收拾收拾,给我去思过崖面壁去!”欧海恒佯怒道。

    “得嘞!弟子冷悠然领罚。”冷悠然麻溜站起来,向欧海恒行礼领罚,毕竟这事闹的不小,若是弟子们有样学样,自是对于宗门管理不利,所以这罚领的冷悠然还是心甘情愿的,只是去思过崖面壁而已,不伤筋不动骨的,冷悠然表示接受良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