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所图不小(三更)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郁结于心?这倒是能解释自己从他身上感觉到的那股郁气了,可是为什么自己能感觉到这种东西啊?冷悠然心下不解。

    “这跟你的神识和之前的感悟有关,不用太上心了,顺其自然就好。”金灿的声音适时地在冷悠然脑海中响起。

    “吓死姐了!小金,你又窥伺我的想法!”冷悠然被小金的突然发声吓了一跳。

    “我又不是故意的,谁让咱俩灵魂契约来的呢!”金灿才不会告诉冷悠然,只要她不想,自己就无法窥探她想法的事情,它还要拿她脑子里那些稀奇古怪的想法解闷呢!

    “文儿才这么小,怎么会郁结于心?文儿,你说话啊!”刘皇后对于儿子的情况是即着急又无可奈何,这孩子,从那次落水被救起之后就变的心思越来越重了。

    “小七,你到底有什么事情,你说出来姐姐帮你好不好?”尹依依同样着急道。

    “依依,不可以!”冷悠然闻言急道。

    “是啊,依依,你不能啊!”廖晓也急,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可是,小七他是我弟弟啊,难道就看他这么郁结下去?”尹依依咬唇。

    “什么不可以?你们在说什么?”刘皇后立刻察觉到,这里面有她不知道的事情。

    冷悠然挥手布下一重结界,“是这样,依依的修为已经不适合干预世俗界的事情了,能给你们送东西,已经是极限了,其他的事情,如果不触及到她,她是不可以干预的,否则就会招来业报,以后结丹的时候会根据业报程度的不同,招来心魔或者更为恐怖的天雷。”

    冷悠然话落,紧紧的注视着刘皇后和尹成文的反应。

    刘皇后是眉头紧蹙的在消化着冷悠然话中的意思,而尹成文的反应就值得思量了,他先是眉头紧蹙,后又带着一丝挣扎,最终都归于平静,而是目光灼灼的看着尹依依。

    片刻之后,刘皇后的神色也恢复了平静,“依依,这件事情,你就不要参与了,文儿他也不小了,他的事情终归是要自己想清楚的,我们能帮他一次两次,不能帮他一辈子。文儿,母后的话,你明白么?”

    “儿臣明白了。”尹成文的神色没有任何变化,冷悠然却能感觉到,他身上的郁气不减,反而更重了。

    冷悠然深深的看了尹成文一眼,这一眼,尹成文被看的脸色一沉,有一种小心思被看穿了的感觉,这让他感觉十分不好,同时也对冷悠然忌惮了起来。

    “晓晓,把培元丹给他留下吧!依依,咱们能帮他的只有这么多了。以后就看他自己了。”冷悠然这话虽然是对着两个女子说的,但尹成文分明感觉,她是说给自己听的。

    廖晓虽然为人比较简单,但是通过这么多年的相处,她还是了解冷悠然的,见她语气不对,就知道她是发现了什么。

    同时察觉到冷悠然语气不对的还有尹依依和刘皇后,尹依依只是以为冷悠然不满她把自己至于险境之中,而刘皇后却第一时间看向了自己的儿子,见尹成文阴沉的脸色,她心中一动,这个冷仙子好是敏锐。

    “依依,你们也出来一早上了,回去吧!母后会开导文儿的。”刘皇后示意尹依依离开。

    而尹依依这会儿有些踌躇,她还是担心尹成文,到底是什么事情,至于让他到郁结于心的地步?

    “依依,我们回去吧!”廖晓拉了拉尹依依。

    “那,母后,我们先回去了。”尹依依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可是到底没有说出来。

    尹依依回到悦仙殿独自回了房间,留下不明所以的几个大男孩儿,面面相觑。

    “悠然,依依怎么了?”花瑾看着尹依依的背影问道。

    “是她弟弟的事情,她想帮忙,被我给拦了。你们注意她点,也留神一下依依的弟弟,我总觉得那人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万一让依依招上业报,会害了她的。”冷悠然道。

    “这么严重?她弟弟怎么了?”唐鑫业好奇的问道,依依的弟弟才多大?

    “你们问廖晓吧!今天是廖晓给小七检查的身体。”冷悠然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给自己拿了个灵果出来啃着,她现在急需甜品调整情绪。

    “那少年,比小鹏还小三岁呢,居然郁结于心,我也是真没见过。”廖晓见众人看向她,也不隐瞒,一五一十的都说了。

    “怕是他所图不小。”花瑾凝重道。

    冷悠然听花瑾这样说,忽然脑中划过什么,给几人布了个结界,“不想当皇帝的皇子,不是好皇子。”

    “不会吧?那还是个孩子吧?”唐鑫业惊讶的长大嘴巴。

    “我估计,他目前可能还没想到当皇帝的事情,不过,当太子的事情可能想过了,你们别忘了,他可是皇后嫡子。这事关系到尹氏的国祚,一定不能让依依掺和进去,要不,等不到她结丹就得被天雷劈死。”冷悠然的表情有些僵硬,在宗门的这些年,藏书楼的书她可不是白看的,于业报的了解,也更多,如果某件事情影响的人过多,造成的后果过于严重,那东西,可不一定非得出现在晋级渡劫的时候。

    “那是他们一家人之间的因果,或许尹依依本就是尹氏国祚的一部分,或许她不是,无论如何,我们过多的参与,也是不好的。”一项很少参与到众人讨论中的苗翎突然道。

    “那到底要如何啊?”唐鑫业迷糊了,帮不是,不帮也不是,这事似乎怎么想怎么做都不对。

    “顺其自然。”莫青州对着结界轻轻一点,冷悠然那本就没怎么用心的结界就像气泡一样破开了,“我们修真之人虽然是与天挣命,但也讲究顺势而为,你们因为这件事情关系到你们关心的人过于强求了,旁观就好。”

    “师伯,万一我结界上加了神识呢?”冷悠然看着戳破了她结界的莫青州很是郁闷。

    “即使加了神识在上面,就那种水平的结界也挡不住我的神识,不戳破也是一样。好了,你们都各自回去把清心咒给我念上几遍,好好静静心!”说道最后几个字的时候,莫青州很是严肃。

    冷悠然等人看着一脸严肃的师伯,只得无奈散开,回去静心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