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顿悟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木爷爷,他们这是……”冷悠然不明白他们好好的为什么会神识受损,这可不是受伤,想要好起来很麻烦的,可能没个百八十年这俩佛修都不能出门了。

    “丫头呀,这你就不知道了,我们修仙之人不同的修为有不同的领悟,如果不是你这个修为可以领悟的就最好不要去知道,更不能去参悟,否则就会造成神识受损,这也是有时候你询问一些事情长辈不告诉你的原因。”木月白挺喜欢冷悠然这丫头,索性借着这件事教导她一番。

    “你们二人回去后把这句话忘记吧,最好不到圣僧的修为不要想着去参悟。”看在冷悠然的份儿上,木月白又提醒了悟能二人。

    “小施主,是我等执着了。谢前辈教诲。阿弥陀佛。”悟能二人话毕,白着脸带着一众佛修快速离开。

    见事情解决,众人也就各自回去了。

    没过多久,周痴去而复返,通知欧海恒,悟能和悟净准备带着一众弟子回去,而他会留下照顾圣僧,他们二人的归期不定。

    得知这一结果后冷悠然多少还是有些意外的,那些佛修居然没把慧灵带走。虽然不太满意那慧灵还留在宗门之中,但是最起码慧灵现在是半痴傻状态,不会来骚扰她了,勉强还能接受。

    至于那个法号为周痴的佛修估计更不会了,因为在悟能等人走后,一次偶然相遇的时候,冷悠然分明从他看自己的眼神中看到了敬畏。

    冷悠然莫名觉得,好像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她又仔细想了想,到底没理出个所以然来,索性抛开来,不再计较,这是她一直以来的习惯了,不因为想不明白的事情钻牛角尖儿。

    静谧的阁楼之中,冷悠然静静的坐在窗边的软塌上看着窗外的细雨霏霏,这一场小雨给本就如画的景色更添加了几分朦胧的韵味,仿佛整个天地都变的安静了起来。

    自从进入筑基期,冷悠然就能看的很远,坐在这里,看着远处湖中荡起的丝丝涟漪,雨滴归入湖中消失不见,她的思绪似乎也跟着涤荡开来。

    “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静曰复命。复命曰常,知常曰明。”这么一段话,就这样闯入了冷悠然的思绪之中,她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觉得思绪随着这句话的出现越飘越远,整个人散发的气息也变得沉静了起来。

    一直坐在一边啃灵果的金灿在冷悠然气息发生变化的第一时间抬起了小脑袋,这是?金灿用小短爪子托了一下自己的下颚,这是顿悟了吧?这丫头才筑基居然就顿悟了?

    这时楼下传来了开门的声音,金灿顾不得继续惊讶,一挥小短爪子,部下一层结界,把冷悠然和外界隔绝了开来。

    “师姐,你晚上想吃些什么?”宁香推门而入。

    “出去!”金灿的口气一点儿都不客气,甚至有一分严厉。

    宁香整个人都呆住了一瞬,看了眼一直没有反应的冷悠然被罩在结界里,她急急转身去找孙娟,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是找孙娟商量一下吧。

    不多会儿,趴在楼上的金灿就看到孙娟带着宁香离开,似乎是去找人了。它揉着小脑袋发愁,为了不暴露位置,它只能用这种简单的结界把冷悠然隔绝,万一她们找来欧海恒,只要一个手指头那老头儿就能戳破它的结界,那顿悟中的冷悠然岂不是会被打扰?看来,只能去找那个讨厌的男人帮忙了。

    万俟静初挑眉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仓鼠,“你来干嘛?”

    “小然然在顿悟,她那俩杂役不知道情况去找人了,我的结界怕是撑不住。”金灿也不跟万俟静初废话,简练的说明来意。

    万俟静初闻言,挥袖卷起面前的仓鼠,再次出现已经是在冷悠然的阁楼之中。站在窗前,眺目远望,他已经看见欧晴儿跟着两个女子而来,嘴角一抽,把扒在衣袖上的仓鼠扔到一边,万俟静初掐了个指决,把整个悠然居都笼罩在了结界之中。

    跟着杂役弟子而来的欧晴儿,就这么无情的被挡在了悠然居的大门之外。她使上自己的全力也没能破开眼前的结界,这可如何是好?慌了神的欧晴儿二话不说开始招人来帮忙,先找亲爹,再找男人,最后连几个师兄她也通知到了。

    所以,当欧海恒来到悠然居外,看到聚集起来的徒弟们和女儿时,直接懵圈了。怎么感觉这里出了大事一样?

    “晴儿,出什么事情了?”不明所以的欧海恒急急开口。

    “爹,然儿在里面,这两个杂役弟子说,然儿被她那只老鼠给罩在了结界之中,怎么叫都没法应。”欧晴儿退出冷寒的怀抱,抓着自己亲爹的衣袖,总算找到了主心骨。

    一直关注着外面的金灿怒了,你妹的老鼠!你才是老鼠!你全家都是老鼠!

    “你看着小丫头,我下去看看。”万俟静初看着因为生气已经鼓成一个球儿的仓鼠道。

    欧海恒刚刚感受了一下结界,觉得气息有些熟悉,万俟静初就从悠然居里走了出来。

    “那小丫头顿悟了,你们放心回去吧!”说完,也不等众人有什么反应,万俟静初又回去了。

    “哦!”欧海恒听罢,刚想扭头离开,突然反应过来,顿悟了?悠然那丫头才筑基啊!这就顿悟了?他不可思议的扭回头又看了看身后的小院,想了想,叫过冷寒叮嘱几句,这才离开。

    “咋咋,这万俟祖师都快成小悠然的私人护院了吧?”萧煜不怕死的对着几个师兄弟道。结果,他话刚落,就被不知从哪里而来的一道力量直接压趴在了地上。

    木琳琅看了看悠然居之内,和莫青州对视了一眼,拉着上前查看萧煜情况的葛晔与冷寒告辞一声,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开。

    冷寒见状,拉过欧晴儿劝说她安心回洞府中等待,同时也让她暂时收留下冷悠然的两个杂役弟子,然后就送她回去了。

    众人纷纷离去,独留下萧煜一个人趴在水分充盈的草地之上默默挣扎。他不是不想喊人来救自己,只是在他张嘴想要说话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似乎被下了失语咒,光张嘴不能出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