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被针对了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万俟静初冷冷的瞥了狐涛一眼。

    “吱!我没事!”狐涛惊叫一声,立刻乖乖坐好,表示自己屁事儿没有。

    “你知道它的结界隔绝了外面的视线么?”万俟静初见刚刚还装死的狐狸老实坐好后问。

    “我知道啊!可是这跟……”冷悠然忽然想到了什么,“我外公去找你了?”

    “现在知道自己蠢了?”万俟静初三句话不离蠢字。

    “我错了还不成么?”冷悠然无力的垂下肩膀。

    “嗯?”

    “我错了。”冷悠然立刻乖乖站好承认错误。

    “走吧。”万俟静初示意冷悠然捡起地上的狐狸,准备离开。

    “等等,我得跟其他人说一声,他们会担心我的。”冷悠然知道万俟静初出马,自己被带出去的事情就不可能再发生改变了。

    “你还知道别人会担心?”

    “呃……”冷悠然诧异的看着万俟静初,这是开启嘲讽模式了?没看出他哪里不对啊!

    冷悠然想了想拎起了地上的狐狸,之所以不是抱,是因为冷悠然一想到抱着的狐狸出去后就会变成一个跟狐渊差不多的妖孽,她就觉得哪哪都别捏。

    看着被拎着而不是抱着的狐狸,万俟静初瞬间觉得心气儿又顺了。

    “他们在什么方向?”万俟静初问。

    “诶?哦,那边儿。”冷悠然大概指了下她来时所在的方向。

    万俟静初带着冷悠然找到小伙伴们告别后,就拎着她离开了甄选秘境。

    冷悠然刚一出现,就发觉自己成了焦点,或者说他拎着的狐狸成了议事堂内众人戒备的焦点。

    “悠然,你可急死外公了!”瓯海恒一把拉过自家熊孩子开始了说教。

    冷悠然默默听着瓯海恒唠叨,觉得心里暖暖的,自从她去了外门,就甚少和瓯海恒相处了,这一刻似乎她又找到了幼年时候总是被瓯海恒带在身边的感觉。

    “让外公担心了,没有下次了。”冷悠然扔下狐涛扑过去抱着瓯海恒的腰撒娇道。

    周围一众峰主和长老,诧异的看着一向高冷的宗主唠唠叨叨,还有那个在空间里还格外凶残,现在在跟宗主撒娇的小丫头,有人羡慕有人欣慰,当然也少不了那么一两个看不得人家温馨美好的,就比如现在开口的这位。

    “宗主,是不是先讨论下这一位要怎么处理,还有,冷悠然,你跟这位妖修之间都说了什么?还请细细告知我们。”荀长老开口道。

    “您哪位?”冷悠然极度不喜欢这个中年男人说话的语气,还有他看着她的眼神儿,就好像自己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一样。

    “悠然,来,见过各位峰主和长老。”瓯海恒皱了皱眉,开始给冷悠然一个个介绍起来。

    “小丫头长得可真快,这一晃的功夫就这么大了,你可是我接生的呢!”木槿峰的乐锦溪捏了捏冷悠然的小脸儿道。

    “锦师叔公好~”冷悠然对着乐锦溪甜甜一笑。她很喜欢这个笑颜如花长相年轻的女子。

    “宗主……”荀长老在冷悠然认了一圈儿人之后,又不甘的开口了。

    “悠然,说说吧,怎么回事?”瓯海恒见万俟静初并没有说话,才问道。

    “哦,它说它叫狐涛,是狐渊的弟弟,还说离不开空间,我说把我的纸符给它让他离开,它说怕出来就被打死,所以我就答应它带它出来,帮它找狐渊来接它。”冷悠然看了看还在装死的狐狸道。

    “就这些?那你们为什么还设结界?”荀长老问道。

    这次连旁边的几个峰主都皱了皱眉,这个荀长盛是不是有些过了。

    “这位,荀长老是吧?我跟狐渊交谈一共就设了两次结界,第一次是我设的,怕我们说话影响大家休息,你应该看到我们说话之前都发生了什么吧?第二次是狐涛设的,我没它修为高打不开结界,至于为什么设结界,它说睡觉安全!您还想知道什么?”冷悠然态度不算很好的道,这人简直莫名其妙。

    “你勾结妖修,我们这些长辈只是例行询问,你这是什么态度?”荀长盛已经开始给冷悠然按罪名了。

    “荀长盛,你过分了!”炎火峰的峰主柴荣是个火爆性子,他最先听不下去了,这么小的孩子,这人居然能给按上个勾结妖修的罪名,简直无理取闹。

    “她和一个妖修谈话还设了结界,防止别人听见,这就是有问题!她说的那些理由根本就不能成立!”荀长盛咬牙道。

    都是这丫头闹事,因为谭章的事,那些平时巴结孝敬他的内门弟子一下子被揪出来七七八八,那些家族的人让他在宗外家族的生意损失惨重,他要不给这丫头个教训他就不是荀长盛。

    “我认识狐渊。”万俟静初道。

    一众长老和峰主看向忽然出声的万俟静初。

    “用你的理由说,我也勾结了妖修。既然如此,我是不是该杀了你灭口?”万俟静初看着荀长盛道。

    “师叔祖,您别开玩笑。”荀长盛生了一头的冷汗。

    “你师傅是谁我都不知道,你叫的哪门子师叔祖?滚一边儿去!”万俟静初衣袖一挥,荀长盛不是滚,是直接飞出了议事堂。

    “这种不知所谓的东西,以后就不要让他议事了。”万俟静初见荀长盛飞远了才又接着道。

    “是,师叔祖。”奇迹般的,在座众人居然没有一个人反对。尤其是几个峰主和瓯海恒,简直可以用战战兢兢,老实巴交来形容。

    “那还继续说么?”冷悠然眨眨眼问道。

    “说!你怎么认识狐渊的!”瓯海恒瞪眼,冷悠然立马萎了,这老头儿从哪句话听出自己认识狐渊的?

    “我……离家出走的时候认识的。”冷悠然对手指。

    离家出走?几个峰主和跟瓯海恒同出一脉的长老眼睛里闪烁着八卦的光芒。

    瓯海恒扶额,这叫个什么事儿啊?

    “小悠然,告诉师叔公,为什么离家出走啊?”乐锦溪笑问。她是真的挺喜欢这丫头,好想把她拐回去玩玩。

    “呃……”,冷悠然看了一眼自家外公,“我娘那会儿逼着我吃辟谷丹,不让我吃饭来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