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危险的人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悠然,又胡闹了。”欧海恒表情没有丝毫变化。

    “外公,我错了。”冷悠然心里翻了个白眼儿。

    “这是仙剑宗的聂长老,这是他的真传弟子聂远,你要称呼师伯。

    聂兄,这是我的小外孙女。”

    “聂长老,聂师伯。”冷悠然一双眼睛几乎黏在了聂远背着的巨剑上。

    “海恒有福气啊,这小丫头看着不错。”聂云痕爽朗的说道。

    “哪里啊,这孩子从小就淘气……”

    不理会俩老头聊天,冷悠然欣赏过巨剑,开始盯着聂远这个背剑的人。

    这就是跟她娘亲当年订婚的人哦,长得嘛还是很不错的,跟他爹不是一个感觉,他爹是看上去冷,这人,简直站在那就冷。

    怎么说呢,聂远就不像是一个人,反而更像一把剑,冰冷,锋利,透着一股冷兵器特有的感觉。

    聂远感觉到冷悠然打量的目光,随意瞥了冷悠然一眼。

    这一眼,让冷悠然整个人都不好了,汗毛倒竖,有种被剑架在脖子上的危险感觉。

    冷小朋友打了个颤,告退离开,她不要再见到那个男人了,太危险了!

    “爹,你不用担心聂师伯了,娘不会看上他的,以前不会,以后更不会,那人太吓人了!”收起传讯玉简,冷悠然一溜烟儿的滚回万俟静初的洞府了。

    “万俟静初,我跟你说,今天宗里来了个很可怕的男人。”

    看着冷悠然一脸惊吓,倒是让万俟静初意外了下,当初狐渊那么个妖修出现都没见这丫头多害怕。

    “什么人?”

    “仙剑宗的,那人就不像是个人,看上去冷冰冰的像把剑,还是杀人的剑。”冷悠然想到聂远的样子赶紧把他从脑海里挥走。

    “剑修,修的就是剑心,你这么说的话,看来那人天赋很好。”万俟静初淡定解释。

    “可是感觉不对啊,剑修不应该是狭义心肠,仗剑天涯的么?那人哪里有那种洒脱的感觉?简直毛骨悚然,要是比喻的话也是魔剑,喝血的那种!”冷悠然回忆了下上辈子看小说里讲的剑客和聂远对比了下。

    万俟静初皱眉看着冷悠然,魔剑么?这丫头还真能想,她见过魔剑么?

    “不信你去看看就知道了,反正我是打死都不要再见到那个男人了。我爹还怕他拐走我娘,不让我回外门,我要在你这躲些日子。”

    见万俟静初一脸的不相信,冷悠然干脆不解释了,准备去藏书楼找几本制符和阵法入门的书回来自己研究。聂远不离开,她打算就在这里宅着了。

    看着风风火火跑去找书的冷悠然,万俟静初还真有点好奇聂远了,什么样的人能让这丫头躲的远远的?神识扫去。

    聂远感觉到一道神识落在自己身上的瞬间,整个人都更危险了几分。感觉到聂远这一变化的欧海恒都不由皱了下眉,聂远这孩子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万俟静初同样在皱眉,看来小丫头的感觉没错,这人确实有问题。只是用神识这么一扫,就感觉到了一股让人很不舒服的气息。他要不要去看看呢?

    冷悠然借了书回来,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好好的人就是修成一把剑也不是那个感觉啊,可是万俟静初不信,那要是跟自己外公说的话,他会不会相信自己呢?

    一直磨叽到傍晚,冷悠然还是拿出了玉简。

    “外公,仙剑宗的人走了么?”

    “悠然有事?”

    “是……那个聂远他,不太对劲,我跟万俟祖师说了。似乎他不太信,我想……外公还是小心点儿。”

    “我知道了。”欧海恒收起玉简,原来那时的神识是万俟静初扫过来的,看来他也不是完全不信。

    想到自己的老友就是一阵头疼,如果聂远真出了什么问题……

    “那个聂远确实不对劲。不能近距离的检查,我也不知道问题所在,有一股很不好的气息在他身上。”万俟静初听到冷悠然给欧海恒的传信后还是决定提醒一下。

    被莫名其妙出现在面前的人差点吓尿。欧海恒觉得心里好苦,这神出鬼没的是要干什么?可是他不敢问啊!

    万俟静初满意的看到欧海恒脸上的表情后离开,很像他师傅当年被气到的样子,真是怀念啊~

    新一天太阳升起的时候,冷悠然华丽丽的开始了钻研的日子。

    仔细看了看制符入门,冷悠然觉得画画她还是可以胜任的,只是需要符纸还有朱砂和灵兽血,作为练习不需要太好的东西,但是也要有才行啊。

    看来得列个单子出来了,在仙剑宗的人没走前,冷悠然是不打算去找欧海恒了,她爹那也不能去,唔,冷悠然又拿了阵法入门,仔细把需要的东西记录下来,然后跑去了无相峰。

    冷悠然直接找上了萧煜,对于这位师伯,冷悠然从来就不客气。而萧煜呢,鉴于曾经那个不靠谱的保姆是他找去的,一直都对冷悠然特殊照顾,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弥补(承认吧,其实你就是被那丫头吃的死死的)。

    “萧师伯~”

    “小悠然来了呀。”萧煜被叫的一后背的白毛儿汗。

    “师伯帮我个忙呗~”冷悠然递上一张准备好的单子。

    萧煜看着单子上零零散散的一堆东西,都很平常,但是他一样都没有。

    “小悠然,你要这些东西干嘛?这都是制符和摆阵用的呀。”

    “师伯,万俟祖师说,我可以先用普通的东西练练,以后学起来更简单。”冷悠然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好吧。我帮你去准备。”萧煜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两个时辰后,冷悠然满载而归了。

    小山洞里,冷悠然边啃着一个灵果,边看着书本上鬼画符一样的图,这是最简单的一个火球术的符文,只要画成功了以后就都不用火石那种东西生火了,可是到底从哪里下笔啊?

    最终冷悠然用普通的纸把图文整个拓了下来,然后把一张符纸放在拓本上面,按照书上写的把灵气凝集在灵笔上,开始拓写……

    当最后一笔完成,一小团火焰就在冷悠然的笔下燃起,把拓本和符纸烧了个干净才不甘的熄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