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偷鸡的贼(修)

作者:感觉挺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

    欧海恒回到宗门,还没来得及去看自己心心念念的小外孙女,就接到了一个令他错愕的消息。

    他,欧海恒,一宗之主的外孙,因为偷鸡被抓了!

    简直晴天霹雳有没有?

    欧海恒看着坐在他院子里的太上长老,再看看站在旁边灰头土脸好似斗败的小公鸡似的外孙,欧海恒觉得额角在隐隐发痛。

    时间倒回……

    当冷悠梵发现灵雉园有阵法结界的时候有点发懵,这要怎么进去?他第一反应是回去找他爹或者师伯们问问,可是又觉得有点儿丢人,毕竟他都这么大了,取两只灵雉还要找人帮忙什么的实在是让他觉得抹不开面子。

    冷悠梵试着扔了个法术在结界上,灵雉园内却无人出来。

    看了看结界,又看了看天,时间还早,既然没人出来要不先自己试试进去?

    冷悠梵开始开动脑筋。

    阵法结界,不同于修真者撑开的结界必须强行破开,既然是阵法,就是有迹可循的。于是,冷悠然围着灵雉园转开了,毕竟只有筑基期修为的他神识方面还很薄弱,并不能覆盖多大的面积。

    一圈儿又一圈儿的围着灵雉园转下来之后,冷悠梵终于找到了一块阵石。找到阵石并不代表阵法可以破除,得找到并破坏对的阵石才成,破坏错的阵石可能导致意想不到的严重后果。

    冷悠梵稍微有些犹豫,可转念一想灵雉园又不是什么重要的地方,应该不会出现什么伤人性命的大阵,眼前的又是结界阵法,即使有变化可能也只是困阵一类而已。

    事实证明冷悠梵还是太天真了,阵法真的只是结界阵法,但是也要看这阵法针对的是谁,能发现这块阵石只能说是纯粹的意外。

    冷悠梵在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弄坏阵石之后,结界是真的消失了,这结果着实让他兴奋了一把,也让灵雉园中的布阵之人诧异了一瞬。

    灵雉园中,太上长老韩非感觉到阵法变化的瞬间眼中飞快的闪过一抹精光,含笑透过阵法看着外面略显犹豫的冷悠梵。

    其实在外面那小子来的时候他就发现了,可是谁规定不是偷鸡的狐狸来了他就得把阵法撤去了?

    冷悠梵犹豫了片刻还是咬牙走进了灵雉园,一步,两步……

    鸡舍离自己越来越近,他深深的吐了口气,把悬着的心放了回去。

    就在他距离鸡舍只有十步左右的时候,却变故陡生,一道冰箭向他直直的飞射而来,冷悠梵迅速躲过,可是躲过之后他发现越来越多的冰箭飞射向他,不管他怎么躲,都会有来自不同角度的冰箭射向他。

    要是还不知道自己遇见了什么,那他就是真傻了。

    冷悠梵迅速反应,想要退出阵法,却无论怎么走都如同是在原地转圈,终于在一只冰箭射穿他肩膀的时候,韩非出手了。

    在冷悠梵的眼中,这是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老者,他拎起自己,直接跃出了阵法,立于半空之上挥手收起了所有阵石,那行云流水般的动作,一时间让冷悠梵连肩膀上的疼痛都忘记了。

    下一秒,待冷悠梵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出现在鸡舍旁的茅草屋里。

    “年轻人,你叫什么?”韩非笑眯眯的问道。

    “晚辈冷悠梵,多谢前辈救命之恩。”冷悠梵深深一揖。

    “你是飘渺峰谁的弟子?”韩非摆摆手继续问。

    “呃……晚辈是冷寒的儿子。”

    “嗯,那你为什么来偷鸡?”

    “前辈,晚辈没有啊,晚辈以为这园里没人,所以……”冷悠梵慌忙解释。

    “所以进来偷鸡。”韩非继续笑眯眯的把话接了过去。

    时间倒回结束……

    听过冷悠梵的讲述后,欧海恒只觉得头更疼了,这倒霉孩子怎么搅和到魅影和韩非中间去了,而且明知道怎么回事的他还不能说,谁让这俩他一个都惹不起呢!

    “韩师叔,您看,是不是原谅悠梵一次?我保证,他下次不会了。”欧海恒十分诚恳的替冷悠梵认错,至于认的什么错,肯定不是偷鸡啦。

    “好啊。”韩非笑眯眯的点头。

    这下欧海恒愣住了,等看到韩非在笑的时候,他就打了个冷颤,绝对有问题!

    “我看这孩子资质不错,以后就让他跟我学习阵法吧。”韩非直接拍板。

    “韩师叔……悠梵是我外孙,跟着您,那辈分就乱了……”半天才从惊愣中回神的欧海恒期期艾艾的说道。

    “你做出这幅样子做什么?我说过让他正式拜师了么?”韩非正色道。

    “没,嘿嘿,那全凭师叔做主,全凭师叔做主。

    悠梵以后好好向你师叔祖学习,要勤奋,不得偷懒,你师叔祖是大陆上最好的阵法师之一,你不要辜负了他的一片爱才之心,知道么?”

    从头到尾没被问过愿不愿意的冷悠梵终于被问到了,可是他能说什么?

    阵法师的骄傲不容他反驳,高阶修士的骄傲更不容他反驳。

    从哪儿说起人家愿意教导他都是他的福分,不是么?

    是的,不是敢不敢的问题,而是能不能。

    别说他是宗主的外孙,人家还是宗主的师叔呢!虽说跟着韩非学习阵法并不是坏事,也是为了他好,他自己也愿意学,更甚至从某个角度来讲他还占了天大的便宜,但是对于长辈们的直接甚至有些独裁的决定,还是第一次让冷悠梵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身不由己,别说他矫情,被加诸于身和自己所求,总归还是不同的。

    韩非带着冷悠梵走后,欧海恒直接出现在了魅影的洞府外,触动禁制。见到魅影后跟它说了韩非要教授冷悠梵的事情,对此魅影并无什么反应,或者说其实它并不在乎,反正想吃灵雉的时候它还是会去想办法拿的。

    冷悠然在欧海恒怀里听着他跟魅影的谈话,对于便宜哥哥的遭遇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怪怪的滋味儿,虽说是个好事儿,但难免给人一眯眯不舒服的感觉,果然哪里都有江湖啊!

    这也让冷悠然多少有了点觉悟,看来最重要的还是实力!这个世界的话果然拳头硬才是硬道理吧!

    欧海恒看过宝贝外孙女后决定去找女儿,一个是为了通知他们两口子婚约已经取消了。

    幸好知道这事的只是少数几个人知道,他还没来得及公布出去,欧晴儿就被冷寒拐跑了,也顺便也让他俩准备下找个时间把结侣仪式给办了。

    另外就是还想问问冷寒,有没有给孩子取名字,要是没有他就要接手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